唐娇慢悠悠醒转过来之时,寝宫内十分安静。

    她望着顶上雕龙画栋的床梁,感受着身下温暖柔软的床铺,有一种似梦非梦之感。

    她这是死了?

    这个念头冒出,她却是自嘲的笑了一下,她能不死吗,那么寒冷的湖水,刺骨的让她想起还是不寒而栗,而那水四面八方潮涌的往她的口鼻里钻着,呛入了她的身体里,那痛苦的感觉,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没死,只怕也是躺在她那间简陋的屋子里,又怎么可能躺在这么华丽舒服的床上。

    唐娇没什么力气,可是她还是想要坐起来,看看她死后会来的世界。

    她刚刚一动了下,谁知道,便听得身侧一阵惊喜的声音:“郡主醒了!”

    继而却是一阵兵荒马乱,有人上来搀扶她,有人给她送上温热的茶水,还有人绞了帕子给她抹脸!

    唐娇看着那些伺候她的人身上所着的宫服,熟悉而陌生,是宫中宫人的服饰,但与普通宫人,仿佛又有几分不同,她有些受宠若惊的享受着……

    脑子里更是稀里糊涂,只是不待她想明白之时,房门再次被推开,她看到了一个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她的皇帝舅舅。

    她目光呆呆的望着,有些回不过神来,看着对方面上担忧且有惊喜的样子,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在做梦。

    可是她仍然还没有多想的时候,皇帝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自然的坐在了床边,伸手接替了方才搀扶着唐娇的宫人,动作亲昵而又熟悉的环抱着她:“娇娇,还难受不?”

    “皇……皇上……”

    唐娇支支吾吾叫了一声,而身体则是在皇帝的双手碰触到她的肩膀时,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但或许是想到了什么,她却是连躲都不敢躲,只是身体被吓得有些颤抖。

    “娇娇……”

    皇帝被唐娇这番反应弄得愣了一下,但反应过来时,心里却是苦笑,是了,这辈子他对娇娇那般忽视,娇娇对他本就是陌生,他这般,操之过急,的确是吓到他了。

    他有些失落的放下了自己的手,但语气却是越发的轻柔:“娇娇,不要怕。”

    “我……”

    唐娇想要回不怕,可是她又有些拘谨的说不出话来。

    她只觉得自己醒来的时候,这个世界仿佛是变了一个模样,而其中最奇怪的便是她的这位皇帝舅舅,明明之前那么多年的时间里,几乎是将她忽视,忽视的仿佛皇宫里根本没有她这个人,怎么又会突然对她如此亲切,甚至是亲密。

    皇帝看着唐娇这副样子,心中忍不住再次叹了一口气,他一再的在心中安慰着自己,慢慢来,如今娇娇,还小!

    他面上再次露出了和煦的神色,目光关怀:“娇娇可是饿了,对……你先时昏迷许久,该是饿了,饿了正好用完饭也该用些药了!”

    说罢这话,皇帝朝着底下人招了招手,示意底下人给唐娇上菜。

    而早有准备的宫人立刻端了各色佳肴而上,菜的确是好菜,每一道都是唐娇所喜爱的,却又恰好照顾了如今唐娇还体虚的身体,而唐娇看着那些菜,再次惊疑不定的望了一眼皇帝。

    皇帝只装作没看出唐娇眼里的惶恐,又是温声细语:“娇娇如今身体还虚弱,就坐在床上用吧,想要什么,和底下人说。”

    其实皇帝不说这话倒也罢了,一说唐娇脑子里瞬间反应过来,她……她现在躺在哪里啊!

    她其实脑子里已经猜测到了,毕竟这雕龙画栋床梁,可不是谁的床上都可以安的,但是她不敢相信啊,现在只觉得自己接触到这张床铺的身体每一寸肌肤都仿佛是被炙烤着一般。

    偏生皇帝还没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又是问了一句:“娇娇想用什么?”

    “……”

    唐娇根本说不出话来,她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啊!

    皇帝见唐娇没说话,只以为她拘谨,面上理解的笑笑,却是招呼底下宫人端了一碗汤过来,然后自己接过,轻轻的吹着汤,等到汤温热了,舀起一勺,竟是亲自送到了唐娇的嘴边。

    唐娇惊讶的微微张嘴,而汤便顺势进入了唐娇的嘴里。

    汤水温热顺滑,带着鲜甜,很好喝,可唐娇一点滋味都品尝不出来,只是机械的随着皇帝的动作,一口一口的喝着。

    喝着喝着,她却也是坦然了一些。

    左右她孑然一身,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就这么受着吧!

    等到半碗汤下去,皇帝仿佛是做惯了伺候唐娇的活儿,又是让宫人拿了粥食过来,一边轻轻搅拌着,一边示意宫人捧着几样配菜上来,得心应手,简直比蒋嬷嬷伺候唐娇伺候的还要得力。

    连唐娇一些小小的习惯都知晓的一清二楚。

    而唐娇看着皇帝这般,完全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皇帝瞧着唐娇这般,心中却觉得柔软可爱极了。

    与唐娇过了一辈子,却不知道她这个时候竟然也有这么懵懂的时候,不过想到了她的胆怯与小心翼翼,想到了之前怀中那个瘦骨嶙峋的小小身体,皇帝心中又忍不住开始痛了。

    “皇……皇上……”

    皇帝看着唐娇,不觉有些呆了,而唐娇被看的满身僵硬,见许久之后,皇帝仍然没有任何反应,她大着胆子轻轻叫了一声,然而皇帝听着这话,却是不觉皱了一下眉头,他将手中已经空了的粥碗递给了宫人,神色严肃:“娇娇……”

    唐娇心一下子被提了起来,看着皇帝认真的模样,她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

    却听得皇帝的语气又是轻柔了下来:“叫朕舅舅。”

    “舅舅?”

    唐娇愣了一下,下意识重复出声,而皇帝则是笑着应了。

    其实皇帝更想唐娇叫的是更亲近的叫法,只是毕竟如今的唐娇还小,皇帝也不想一下子吓到她,左右舅舅这个称呼,娇娇也是叫了一辈子。

    拙政殿内温馨而又亲密,而拙政殿之外,整个宫廷与朝上,却是流言霏霏。

    其实许多人脑子里过好几遍,只怕都已经遗忘了唐娇这么一个人物的存在。

    唐娇进宫的时候,或许旁人还知道有这么一个福王郡主进宫了,毕竟当年福王谋逆之事,可说是震惊朝野,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外人仔细想想,或许能够想起宫中的确是养了这么一个遗孤在,可在哪里养,又长得什么摸样,是真的忘得超不多了。

    那一日皇帝将唐娇救起,又亲密的抱回了拙政殿里,不明就里的外人还道是哪个嫔妃掉进了池子里,心中还想着这嫔妃却是受宠……

    而等到再之后,武王日日跪在拙政殿外请罪,又有谣言四起,原来那一日被皇帝抱走的人,不是后宫嫔妃,而是那个当初养在了宫中的小郡主时,外人皆是震惊了。

    倒是没把皇帝往那方面去想,只是觉得……这皇帝怎么突然就对那小郡主给上心了呢?

    不过待看到跪在拙政殿门口的武王时,大家则又觉得想通了,或许皇帝只是想要借故发作一下武王。

    也是,武王这些年来的确是太过于嚣张,这手竟然伸到了宫里来了,皇帝若是不发作一下,帝王威严又何在呢?

    只是,紧接着,皇帝的一串做法,却又让人有些想不通了!

    先是在朝堂上发作了一番极其受宠的三皇子殿下,又是在后宫里,把皇后与一贯受宠的蓝贵妃禁了足,最后,还就留着唐娇郡主在她宫里养病。

    皇帝究竟要做什么呢?

    旁人想不通,连后宫里的众人也想不通。

    丽嫔原也想去接回唐娇,倒不是她有多关心唐娇,只是唐娇一直养在她宫里,如今出了事情又被皇帝这般看重,她若是不做些什么,便说不过去了。

    只是丽嫔想去接人,三公主景慧却是极力阻扰,一副心虚的模样。

    而丽嫔见此,便心知有异,一番追问之下方知,唐娇那日落水,竟然和景慧也扯上了干系。丽嫔又气又恼,可又能够怎么办?女儿是自己养的,还能不护着吗。

    她忐忑不安,只能搜了库房,将自己库房中为数不多的珍宝搜罗出来,让人送去了拙政殿里,企图用这种方式,能让唐娇闭嘴。

    只是,送去的礼物,石沉大海,没有一点回应。

    而皇帝瞧着丽嫔送来的礼物,只是冷笑让底下人分了。对于丽嫔母子,他是知晓唐娇落水的牵扯,但前世他和唐娇都放过了她们,这辈子,自然也不可能再做什么。更何况,罪魁祸首并非是他们,如今让他们这般终日惶惶不安,也够了。

    “皇上,太后娘娘,让您去见她。”

    何无忌斟酌再三,小心开口。

    而皇帝听着这话,微微愣了一下,却是笑了:“行,你转告太后,朕回头抽了空,便去见她。”

    说罢,皇帝却是悠闲的回到了寝宫,听着寝宫内传出的笑声,他也不由的笑了起来。

    如今对他来说,外界的,后宫的所有声音与意见都不是重要的事情,前世纵使万人反对又如何,唐娇一样嫁给了他,而这辈子自然也不会例外。

    只是,他唯一苦恼的是唐娇的心意,前世为了得到唐娇的心,便费了他九牛二虎之力,什么苦肉计都上了,这辈子唐娇对他还特别惶恐与紧张,想要夺得佳人的心,只怕比上辈子还要难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