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活着,和死亡,究竟哪一个需要更大的勇气?

    你都不怕死了,还不能鼓起勇气活着吗?呵,活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呵。

    要看生与死哪一个更需要勇气,要看哪一个选项最有利,而你选择了另一个。比如,拥有财富,日日享受着至尊的滋味,且没有厌烦,沉浸生,不可自拔。若是这时选择死,才有些意思。在生不如死,恨不得解脱的时候选择活,最需要的才是勇气,不是无视死亡的勇气,是真正的勇气。

    勇气源自哪里?仇恨,或是别的什么,都可以。

    剑三为什么要叫剑三?这是个问题。或许有人会以数字为名,但应该没人以剑为姓。恩,或许,没有考证。不过,就算真的有剑这个姓氏。剑三也跟他们扯不上关系。只是剑三是师父的第三个弟子,然后所有的人都叫他剑三。至于本名,那种东西根本毫无意义。

    在冬季,能有一个好天气实在是难得的好事。用来睡觉也是极好的,不能算作浪费。可惜,剑三却是无福消受了。他已经睡了好久了,好久好久。当然,这不是问题。问题是,剑三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东西了。连熟睡也无法阻挡这种饿意。

    仍掉怀里的酒壶,在扔掉之前又喝了喝,可惜已经没了。是什么时候喝完的?记得上次喝的时候还剩下了不少,恩,至少还有一点。是被路过的人偷喝了?也不怕脏!剑三伸手打了个哈欠,闻到呼出的酒气,咂咂嘴,似乎是做梦的时候喝光的。幸好有这酒气残留,否则剑三的睡饱之后的好心情就要被破坏掉了。

    摸了一下腰边的剑,恩,空的,什么都没有。剑三站起身来,觉得有些站不稳,决定将剑当拐杖使,反正有剑鞘保护,不碍事。恩,剑,恩,没有剑。剑三终于清醒了一点,自己的剑没有了。咳,现在才反应过来。其没有剑了。

    是典当换酒了?怎么可能,剑三不至于做这种没脸皮的事。剑三眯起了眼睛,仔细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剑三四下寻找,不甘心,想要找一找会不会落在别处。迷迷糊糊的,其看到了远处似乎走来了两个人,一个老人,还有一个一个女孩,不,是小男孩,不,是小女孩。

    剑三摇摇头,找剑要紧,管一些路人干什么。其仔细打量周围,发现四周都是田野。剑三挠头想着自己似乎不是在这个地方来着。

    “哼哼,你看什么呢?”走近了,那女孩娇笑一声,对着剑三说道。让剑三很是不自在,毕竟,又不熟,是不是?

    挠了挠头,剑三还是笑了几声,然后说道:“我是剑三,还有,这是我的剑!”说完,剑三指了指腰间的剑!可惜,他又忘了,自己的剑已经找不到了。

    女孩一愣,剑三的腰间明明就没有剑。倒是身后的老者笑了笑,说道:“小伙子是哪儿人呐!怎么会在这儿,老朽一辈子生活在这里,却是从没见过你。”

    剑三挠挠头眉宇间透出一股悲伤。“哪?我也不知道。不过也无所谓,或许明日到了其他地方,我可以说是从这来的。”

    看到忧伤的剑三,小女孩似乎有些心疼。多么美好啊,还保持着纯真心灵的年纪。“你好,我叫夏荷,欢迎来到河村!要不你就在我家先住着吧!”

    听闻小女孩的话,剑三一笑。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突然泪就那么落下来,滑入边上的草丛,滴滴答答。

    小女孩说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在哭什么?”

    老者拉了一下小女孩,示意其不要多嘴。剑三却是浑不在意,只是说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不到落泪时。高兴,我很高兴,高兴地想哭。这是我第一次这么高兴,你说不该为之落点泪吗?”

    小女孩不怎么明白,为什么高兴还要落泪。但这就是男人,从不会被伤心苦难打倒,不会因为委屈伤痛而落泪。相反,在高兴的时候,喜极而泣才略有可能。

    夏荷拉着剑三,就要往家走。但是剑三却是没有动,说道:“等一等,我要先找我的剑!”

    夏荷好奇地说道:“你的剑不是在腰间吗?”

    剑三指了指腰间说道:“你看,这里哪有剑?”

    夏荷噗嗤一笑,说道:“你这个怪人!”

    剑三摸不到头脑,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找剑要紧。夏荷却是眼尖从草丛里找到了剑三的剑。似乎是剑三做梦的时候当飞剑扔出去的。

    “追到我,我就把剑还你!”夏荷轻盈地拿起剑就跑了起来,剑三却是没有追,和老者慢慢地跟着。

    夏荷很快见剑三不追,很快就跑累了,缠着剑三说道:“剑三,你剑法很好吗!一直带着剑,爷爷说功夫不好,拿兵器的人就是找死。要不要咱俩练练?”

    剑三摇摇头:“你?不是我对手!”

    “嗤,这村里还没有人是我对手呢!”夏荷额头微扬,一副自己很厉害的姿态!

    “嗯,你最厉害了!”看着身边的女孩,剑三只是一笑。

    不知不觉,目的地马上就要到了。隐隐能够看到不远处的屋子,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小村落。

    “你真的要留在这儿吗?”

    老者突兀地发问,语气很不一般。

    剑三停住了脚步,一时没有回答,不知是在想些什么。一旁的夏荷推了推才让他清醒:“哦,是的,我想待在这儿!”

    老者追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这,很安静!”对视着老人的眼神,剑三并不畏惧,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老人没有在说什么,看着剑三,不置可否,让人猜不出他心中的想法。一时之间气氛有点尴尬。

    “好了爷爷,我看这笨蛋也是没地方去了,正好我们家缺个苦力,便将他凑合凑合吧!”

    感觉着这气氛的不自在,夏荷走到老人身边,撒了一阵娇,顿时让老人笑容满面。

    “嗯,我可以做苦力的!”看到老人的样子,剑三也很是配合,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不

    过老人却没有什么表示,扫了一眼剑三,就那么走了,当停在剑三旁边时,说了一句话,让其身子一症。“想留就留吧,只是你静得下来吗?”

    说完这些,老人牵起了夏荷的手,留下剑三在身后,夏荷一脸疑惑,时不时的向后一望,不知是怎么了。

    一步、两步、三步、...十步,最终,剑三追了上去,夏荷欢快的笑声打破了宁静。

    “笨蛋,看到没有,那就是河村!”夏荷远远地指着一个很大的村庄,以一副骄傲的样子说道。

    “确实很不错,这么巨大护栏,如同城墙一般,但不知道是在防范什么。”剑三一淡淡地说道。

    “那是自然了,这可是张爷爷做的,他和我爷爷可是好朋友呢?”夏荷高兴地说道。

    “又不是你建的,有什么好兴奋的。难不成,这里还有你出的一份力?看这护栏建造的时间,那时候,你怕是还在吃奶吧!”不知怎的,剑三突然发现自己特别想要逗这个女孩。

    似乎很不满剑三的话,夏荷就那么一脚踹了过来,很是生气的样子。但看到剑三受了那一脚很是痛苦的样子,脸上又马上乐开了花:“叫你乱说,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我说过,我可厉害着呢!”

    剑三的表情并不是因为夏荷那一脚有多痛,只是装装样子罢了。而且有些惊叹,速度那么的快,自己一时竟然没有避开。可是自己在她身上却感觉不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看来,我来对地方了!”剑三一笑,却是让人猜不透他在笑什么。其看着着夏荷,实则目光瞥向她身边的老者。

    “嗡!”感觉脑袋里一声巨响,剑三连忙移开了目光。

    “高手!”剑三这样想着,如果和这位老人对手,他必死无疑。

    剑三的心突然沉了,虽然有过很多种想法,但是绝对没有想到,自己要找的这个人居然会强到这种程度。

    “不过,也好,也好!”看着已然临近的村庄,剑三这样想着,河村,这个村子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看来,自己呆的时间要久一些了!

    “看到没,那两个字是我爷爷写的,厉害吧!”已然临近东村,夏荷用手指着大门上的两个字。

    “河村!”看着那两个字,剑三默念。仿佛失神了一般。两个字,很有力道,但看着却又是普普通通。当目光离开时又忍不住再看一眼去回味那字间的意境。依稀间,剑三似乎看到了那老人写这字时的样子。也依稀间,剑三从这字中看到了一股难以名状的剑意。

    “哎!”感觉被推了一把,剑三回过神来,不好意思一笑,再看向那老者点了点头。

    “不错!”留下这两个字老人笑着离开,夏荷和剑三跟在后面。

    但刚过大门,几人的身子便止住了。因为夏荷仿佛见了仇人一般,刚刚的嬉皮笑脸全部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那冰冷。老人倒是面色平常,没有什么。

    有三个人显眼的家伙,趾高气扬,显然正是夏荷气愤的对象。

    “怎么了?”剑三不明所以问了一句,并时不时的打量着那三人。

    中间一个很是高傲的样子,就那么直直地站在那儿,也不跟旁人说话,似乎是不屑也或者是高傲。他边上的两个人则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大声叫喊着什么,很是神气。

    “看到那三人没,总是来找我们的麻烦。中间那个叫王风,旁边两个是狗腿子,令人讨厌!”夏荷指着那三人,话语中有点无耐。

    剑三微微一笑,不时的打量那三个人,眼光正好和那个叫王风的碰上。

    有点能耐,剑三这样感觉,需要十招才能解决他。

    剑三回过神,重新看向夏荷,那铁青的脸,联想之前的样子,有些好笑。

    剑三刚准备取笑一下她时,确发现夏荷冲了过去,嘴里大喝:“王风你什么意思!欺负我们村无人是不是!”

    其他人听到夏荷的声音,避让开来,给其腾出空间。

    “没什么,我们就是想来和你们切磋一下,却没想到你们这儿居然没有人敢陪陪我们耍一耍!”一个狗腿子语气很是不屑。

    “对,顺便我们王风哥也来看看夏荷妹妹、!”另一个也插话了。

    但话刚说出口,便听见啪的一声,夏荷便给了他们两个一巴掌。同时夏荷的手也向王风拍去,确刚好被他的手挡住。两人就这么对拼一掌,却是双双后退,不过剑三却发现夏荷明显多退了两步。

    “你!”两个狗腿子很是生气。

    “你什么你,你不是想有人陪你练练吗!”都没有看那两人一眼,夏荷冷道,说完走到王风身前:“你还想继续切磋吗?”

    “王雷、王电,你们也太放肆了,难怪夏荷要教训你们!”没有回答夏荷的话,王风反而是对身边的两人说了一通。那两人很不服气的样子,但最终也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夏荷,我也确实是来看你的,你就不能笑一笑吗?每次来都是这幅冷冰冰的样子,我可是很伤心啊。”那王风笑着,淡淡地说道。

    剑三看着那王风,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不知道是为什么。

    “看不到你,我的脸色就好了!”这夏荷丝毫没有给他面子,听得剑三心里很是舒坦,看着那王风那表情,打心底里高兴。

    “好,那我走了,不过下个月十五的比试夏荷妹妹你可不要忘了。希望那时你的脸色好看一点。”

    王风似乎没有生气,依然那么的和颜悦色。叫上身边的两人,走出了人群,对剑三前面的老人行了一个礼,、对剑三则仿佛根本没有看到有这么一个人一般直接越过了。

    剑三却是不动声色,没有说什么。

    夏荷的脸色依旧阴云密布,显然还是极为不高兴。老人却仿佛没事似地,只是提醒夏荷该走了,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