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席晚并不是对李尧有意见,而是很多时候,她比自己想象中的更不想见到他。

    尤其是他那张脸。

    成乐听见席晚这话,差点把白眼翻出来。

    像话吗这像话吗!

    李尧毕竟是她的先生啊!

    席晚见此刻院子里的人都用不满的眼神看着她,尴尬的笑了笑:“我……我的意思是……先生现在这样子很容易生病,应该直接去太医署比较好……”

    湛钺:“哪儿来得及啊。”说着便将李尧扶到了偏殿一个闲置的房间里。

    成乐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对锦绣道:“快,快去太医署请位太医过来。”

    锦绣听见赶紧去做了。

    成乐自言自语道:“这孩子前段时间大病了一场,怀瑾千叮咛万嘱咐了不要让他着凉,这下好了,这孩子怎么就又跳水里了。”

    席晚觉得奇怪:“又?”

    成乐也不隐瞒,走到席晚旁边坐下,喝了一口茶道:“我也是听怀瑾说了那么一句,说是不小心落了水,大病了一场,至此就落下病根了,不能受寒。”

    “那就奇怪了,今儿又没下雨,他是怎么搞成这样的?”

    成乐;“那谁知道啊。”想了想又道:“不行,我得赶紧知会怀瑾一声。”

    席晚没阻拦,成乐说完就直接出去了,席晚犹豫了下,也进了偏殿。

    太医过来看了下情况,眉头紧蹙唉声叹气的样子吓坏了一群人。

    湛钺性子最急:“你有话不能直接说吗!”

    太医一脸尴尬:“世子息怒,实在是……李公子的情况不容乐观啊!”

    席晚听了不由得一惊:“怎么这么严重?”

    太医道:“以臣愚见,这应该是李公子前不久留下的病根,当然了,此症短时间不会伤其性命,但却无时无刻不在耗其心血,长此以往,只怕李公子……”

    说完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低头沉默不语。

    湛钺急的额头都冒汗了:“你能不能一下说完!”

    太医一阵语塞,不过看湛钺那火急火燎的性子,也不敢再藏着,直接道:“长此以往,只怕李公子活不过三十岁。”

    他说完,房间里便一阵沉默,还是湛钺率先打破沉默:“也就是说,他不过十几年的活头?”

    太医没说话,迟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湛钺猝然冷笑:“这算哪门子长此以往?十几年的时间很长吗!”

    席晚站在一旁,侧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李尧,除了脸色苍白了点,她也没看出他与旁人有什么不同。

    活不过三十岁?

    席晚忽然想起她在西楚做太子的时候,有个天师告诉他,像她这种妖孽如果不早早除去,早晚会酿成大祸,甚至会威胁他的生命,恐其活不过三十岁云云。

    当时他怒斥那天师满口胡言乱语,当即叫人把那天师撵走。

    想着,席晚不由得笑了,西楚那太子怕是永远都不会知道,他把人撵走之后,她又偷偷叫人跟了出去,把那胡说八道的天师堵在巷子里揍了一顿。

    转向看了一眼那太医,席晚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曾经看那天师的错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