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清亮的镇妖之音突的响彻山林,惊起一群已经归巢的鸟儿。

    陆无疏蹿跃于林间树梢, 肃杀且清冷的双目一寸不离身面前那只行动迅捷如电的人面鸟身帝江兽。帝江已被镇压了妖力, 却依旧善速。陆无疏御使凛霜往前直刺而去,帝江四翅一掠, 身形一闪,避开剑锋。

    只一刻, 它便消失在了雾气缭绕的山林中, 不见了踪影。

    陆无疏放缓行程,身轻如燕地飞入了山林之中。他紧攥凛霜, 保持警惕,以防凶兽突然来袭。山林中, 雾气愈发弥漫,陆无疏的面色也略显迟疑。乍然, 他眼前的景致变得清朗无比。先前还是万物萌新的景致, 而此刻,他像是来到了一与世隔绝之处,眼前的景致是一片素雅的白。

    陆无疏眉宇稍滞, 即刻转身。但是往回走了几步, 他都未出了这个特殊的结界。

    陆无疏又转回身, 往那片梅林走去。此时结界中的景致,让陆无疏仿若置身瑶光殿外。虚天瑶光殿四周, 也种了一大片素白的梅花。

    积雪的路上留下了一个个紧实的脚印,陆无疏顺着梅园小径一直往前,四处留意。空气中散发着梅花淡淡的馨香, 香味虽淡雅,却能让陆无疏魔怔一般,一步步往梅园深处走去。很快,他就被一棵白梅树上的红色身影吸引了目光。

    “咔吱咔吱”的踏雪声在寂静的梅林中特别响亮。陆无疏一步步地接近那棵白梅,手中的凛霜也捏得“咯吱”响。

    眼前的这颗白梅树不高,树梢粗硕,花团缭绕。而白梅树上的红色身影,不由地吸引了陆无疏的目光。

    正在小憩的红衣男子面上带了一片遮了半边脸的银黑色面具,面具上宽下窄,将男子的脸型衬的更加完美。男子呼吸沉缓,阖着的眼眸眼梢微微下垂,让人看着便觉得心中一柔。

    陆无疏抬手,指尖触碰到了那片温热且薄的面具,迫不及待地想看面具下的容颜究竟长得如何。

    银黑色的面具被缓缓挪开,树梢上的男子瞬间惊醒。

    “怀瑾?”陆无疏唤道,语气稍显惊诧。

    施怀瑾的双眸中透着温润的水光,他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陆无疏,只一瞬,红色的身形化为散乱的红梅花瓣,缓缓飘落在银白的雪地上。

    陆无疏看着散落了一地的红梅,手中还拿着那片轻薄的银黑色面具。他抬头四处巡视,却再也没看到那抹熟悉的红色身影。

    凄冷的北风吹来,将雪地上的红梅吹起了几片。轻薄的花瓣在雪地上不断打着圈,而后愈发飘远。陆无疏跟上了那几片红梅,那红梅像是在为陆无疏指引道路,北风已过,却依然贴着雪白的地面打转。

    红梅飞出白梅林,而后飞过淙淙的溪流。陆无疏踏上木质的拱形小桥越过溪流,顺着红梅花瓣指引,最终到了一雾气弥漫处。地上的红梅不再有动静,而此地的雾气也是稀稀薄薄,能让人看到眼前是什么,却看不清究竟是什么样子。

    “吱呀吱呀”,陆无疏听到了木椅摇摆的声响。

    他寻声走去,终于看到了一个有着四个飞檐翘角的木质凉亭。

    飘散着妖冶红纱的小亭中,里边的人形若隐若现。

    施怀瑾躺在一把木质躺椅上。躺椅前后轻微摇晃,并发出慵懒的声响。施怀瑾依旧在小憩,只不过手上多了一把展开的玄色金边瑶光扇。他轻摇着瑶光扇,额前细碎的刘海也被扇风一次次地吹起。施怀瑾双眼微阖,餍足的面上带着微微的笑意。

    “怀瑾。”陆无疏上前,撩开红冶的纱幔,垂目看着一身红装的施怀瑾。

    施怀瑾睁开眼睛,手中的瑶光扇搁在胸前,微微一笑,却不置一言。

    “你怎么在这儿?”陆无疏问。

    施怀瑾起身,信手一挥,一片轻薄的纱幔当即缠上陆无疏的腰身,“等你啊。”施怀瑾道,并将手中的红纱轻轻一拉。

    陆无疏面上虽有些迟疑,但是依旧跟着施怀瑾走出了凉亭。

    红色的长衫在雪地上拖了一阵,施怀瑾带着陆无疏到了一方冒着热气的水潭边上。他收起了陆无疏身上的红纱,无比娴熟的缠住了陆无疏的腰身,轻声道:“你身上有寒气,我帮你暖暖。”

    陆无疏抓住施怀瑾的手,再次问道:“你为何会在这儿?”

    施怀瑾稍稍挣脱陆无疏的手,开口道:“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陆无疏闻言一怔,便愣在施怀瑾身前一动不动。

    施怀瑾缓缓拆了陆无疏的腰封,随意扔于一旁,而后抬手轻轻拨开陆无疏领子上那颗浅蓝色的盘扣。只是解开扣子的一瞬,陆无疏便觉得心中一阵酥酥.痒痒。

    施怀瑾侧头在陆无疏的脖颈上落下一吻,开口道:“水里边暖和。”

    周边的空气如此清寒,呵气成冰。陆无疏被身前这份轻柔的暖意缠身,如同一瞬间陷入了一方温热的水潭,再也不能抽身。

    两人的衣物皆褪在一旁,施怀瑾拉起陆无疏的手,在雪地中赤着双足,缓缓踏入那方温热的泉水中。

    暖意袭来的那一刻,陆无疏不禁打了个寒颤。施怀瑾在水汽氤氲的热潭中坐下,并示意陆无疏坐到他身旁。

    “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施怀瑾再一次道,并跨坐于陆无疏的腿上。

    陆无疏伸手搭住了施怀瑾的后颈,稍稍侧头想吻上去。

    施怀瑾却一手搭在了陆无疏的面上,挡住了即将触碰到的亲吻,并笑道:“这么急?”

    陆无疏面上瞬间浮起赧意:“抱歉……”

    施怀瑾将手伸入水下,将炽热之物微微一握,同时,他稍稍抬高身子,并伴随着面上稍显痛苦的表情缓缓坐下。

    身子被一更为温暖的地方所包裹,陆无疏瞬间急促了呼吸,一阵如同电流经身的酥麻感瞬间从脚趾传递到发梢。

    施怀瑾抿了双唇,调整好了呼吸,双手环住陆无疏的脖颈,并将头微微一侧,温热的双唇当即覆上了他的唇瓣。

    陆无疏将双手搭上施怀瑾微微发颤、且比寻常男子稍显紧窄的腰身,微微张嘴迎接了施怀瑾柔软的舌尖。

    身体被温热的泉水包裹着,陆无疏从未觉得如此舒畅过。他吸吮着施怀瑾的舌尖,多加撩拨,只觉得自己像是被吸入了一个温暖的漩涡,无法自拔。

    平静的水面,如今已是波光粼粼。水纹随着施怀瑾上下挪动的身子荡漾开来,而后再也无法平缓下来。

    两人濡湿的软舌在嘴中不断打圈缠绕,这份温热,在遍地是雪的梅园中是如此弥足珍贵。施怀瑾将手指慢慢伸入陆无疏的发梢,嘴中的哼声也是呜呜咽咽,叫人心间发软。

    陆无疏顺着施怀瑾的双唇,将亲吻散落在他的面颊。施怀瑾星眸微阖,享受着这如同春雨般淅淅沥沥的亲吻。陆无疏又将亲吻落于他的脖间,那凸起的喉结处。施怀瑾扬起下巴,任由陆无疏恣意亲吻。

    潭中的水纹已愈发细密,施怀瑾轻轻拉扯着陆无疏的乌发,低声问道:“无疏,还冷吗?”

    陆无疏并未回话,只是用更为热情的亲吻回应着他。轻微的吸啜声在如此静谧的环境中是那么的响亮。陆无疏欣赏了施怀瑾脖子上那块殷红的吻痕,又看了他销.魂惬意的表情,无比餍足。

    施怀瑾阖着双眼,指尖往边上一勾,素白的水潭边上,当即出现了一樽白玉壶。他稍稍敛了神容,抬手将小小的杯盏斟满,并仰头一饮。壶中的微凉的液体并非酒水,却有着迷人神志的功效。待琼露在嘴中变得温热,施怀瑾又将双唇缓缓送了上去,把嘴里的琼露灌到陆无疏口中。

    两人贴合的嘴唇边上,缓缓流下清亮的液体。施怀瑾像是有所不舍,伸了舌头慢慢舔去了陆无疏嘴角的清液。“暖和了吗?”他问道。

    陆无疏的双眼有些迷乱,但依旧点了点头。

    “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施怀瑾细细亲吻了陆无疏温热且湿润的双唇,再一次道。

    陆无疏觉得眼前的人变得愈发迷糊,但是身子却愈发火烫起来。

    施怀瑾依旧在那儿笑得令人心间发暖发热,如同冬日的暖阳。

    陆无疏的双眼缓缓闭上,眼前最终变得一片漆黑。

    幽幽隐隐、非兰非麝的馨香窜入鼻尖,陆无疏机警无比的睁了双眼。此时的他已经不在那方温泉之中,而是衣着整齐地躺在了四角凉亭的木质摇椅上。

    摇椅前后摇摆,发出慵懒的“吱呀”声;凉亭四周红纱飘摇,但是凉亭外的景致早已发生了变化。陆无疏被红纱迷了眼,一把扯掉了面上附着的红纱。

    梅园中,梅花不再。梅树上,取而代之的只有嫩绿的梅树叶芽。梅园中一片盎然春机,到处可闻见悦耳的鸟鸣。

    “怀瑾!”陆无疏突的起身,使得木质摇椅剧烈摆动。

    但是,没人回应陆无疏。

    “啪嗒”一声,一把折叠了的玄扇从陆无疏腰上滑落,并掉落在地。

    陆无疏盯着地上那把瑶光扇,愣了好一会儿。他拾起扇子,缓缓展开,这扇子正是施怀瑾手中那一把。他盯着扇面久久凝视,最终坚毅了目光。

    陆无疏身子微微一震,再次睁开双眼。

    窗外,晨间的鸟鸣悦耳动听;耳旁,那一声声熟悉的呼吸声叫人无比安心。

    陆无疏转过头,看着双眼紧闭,安稳酣睡的施阳,悬着的心终于缓和下来。

    睡梦中的施阳往他身上蹭了蹭,哼哼了几声,而后将手十分自然地搭在了他的腰际。

    陆无疏平缓了面容,双眸中有的是缱绻如水的深情。他在施阳额心落下一吻,而后将人搂在了怀中,并轻声道:“我在哪儿,你就在哪儿。”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结~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鞠躬

    今年三月份的坑已经开启了预收

    重生之帝子降兮 戳专栏即可看到

    同仙侠修真题材,年下,一如既往的剧情流

    这文是我晋江第一篇文,也是我写得第一篇六十多万字的长文,为爱发电,终于写完了。针对这篇文里出现的的问题我会在下篇改进,紧凑剧情的同时也会继续保持自己的风格。我喜欢甜虐交加,也喜欢各类圆形人物,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塑造各类圆形人物,三月份开文,对文案感兴趣的小天使们就点个收吧~

    点了收藏就算以后不看也没关系,把我送上编辑推荐榜单吧,哎,上个榜单太不容易了

    爱你们~挥挥,三月份再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