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因果系统 第五百七十二章 永恒之光(终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头猎杀者的真身,竟然是曾经与关明玉的前身冥海之主、猴子一起追溯六道之主秘密的归墟之主。

    最强大的半步造化之一,传闻中已经化道的至高存在。

    “该死,你这混蛋!”

    猴子和关明玉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归墟之主不是化道了,而是主动投靠了零,然后被零遮掩了三千大道。

    所以主世界才再无归墟之主的痕迹,让所有人都相信他化道了。

    一直压制着猴子的人,竟然是曾经和自己等人并肩作战的归墟之主?

    “猴子,别冲动,先出去再说。”

    关明玉急忙将猴子拦住,他的前世冥海之主的因果早已斩断,而猴子却依然是那只猴子,脾气暴躁,性格直爽,容不得任何弯弯曲曲。

    看归墟之主的模样,肯定早已自成造化,猴子这无尽岁月一次次转生就是明证。

    没有金箍棒的情况下,诸法寂灭,猴子绝不是归墟之主的对手。

    “俺老孙出去再跟你做个了断!”

    关明玉冷哼一声,彻底融合为一道的力量急剧拉长,在终末之界中重新生成一个界中界,遮蔽了其余所有大道。

    轰的一声,整个部落世界都晃动了起来,在全新的大道法则之下濒临崩溃。

    这是最彻底的混乱,从世界本源上以一种道代替另一种道,让整个世界都化为了混沌。

    不见时光,不见虚空,不见因果。

    关明玉长啸一声,道力迸散出去,以自身的道贯彻到世界树之上,急速将这个世界的本源大道压制,唤醒了三千大道。

    “零”的力量,失去了对大道天则的压制,世界变得有法。

    “给我破!”

    道法现世,猴子高喝出声来,一根两端各套着金箍的棒子突破了封印,转眼间就顶天立地,膨胀到世界尽头伸出世界之外。

    “走!”

    在归墟之主怒喝之时,关明玉与猴子联手,毫无恋战之意,直接打碎了终末之界回到了诸天万界之中。

    关明玉短时间内将开天四书修炼到最后一步,彻底超出了“零”的意料之外,脱离了归墟之主的封锁。

    随着两人的回归,造化的力量直接贯通了诸天万界,两种自成造化的道韵与大道天则碰撞在一起,将时空迷雾击成粉碎。

    五个庞大的世界在时空迷雾中显现出来,天外天重新进入诸天万界之中。

    智慧宫同样显出真身,上百道身影高踞于时空之上,与五位重新脱困的尊祖对峙着。

    时空深处,六位半步造化境界的强者依然两两相对,他们的战局独立于主战场之外。

    “出手吧,看看他融合开天四书却不惊动其余人,到底是什么原因。”

    时空深处,各种不同的大道席卷诸天,整个时空都混乱了起来。

    归墟之主的咆哮声传来,与六位尊祖站在了一起。

    “猴子和冥海都没有走自演三千大道的路,心圣和猴子道在内而不在外,只求唯心唯我;冥海的转世身没有形而上,而是走的本我之路,所以才能逃出终末之界。”

    “不过冥海的转世身突破的太顺利了,诸圣封印我们之后布局亿万年,他们的优势太大,埋下的后手太多,我们来不及插手。”

    天外天之中,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似乎根本不在乎诸圣听见一般,传遍诸天万界。

    “无妨,我们同样布局亿万年,直接出手吧。”

    似是短暂的达成了协议,大同小异却又似是而非的道穿过一个又一个世界,朝关明玉和猴子笼罩过来。

    “挡住他们……”

    智慧宫的上方,一枚枚大道之果遍布诸天,颠覆了各个世界的道,重新与天外天战斗在一起。

    无尽岁月的纠缠,五位尊祖和百圣的战争,谁也分不出来高低。

    尊祖们获得了提升,但诸圣也没闲着。

    “离开零界之后,你还能一人对付我跟猴子?”

    关明玉冷笑一声,信手一挥,以大道天则为核心,凝聚成一柄大道之刀朝归墟之主斩去。

    自己走的是本我之路,根本不需要兵器,自己本身就是一切。

    是道,是法,是神兵,也是天则大道!

    “你以为只有你选择了这条路?”

    金箍棒将一切大道摒弃在外,撕碎了虚空时光,与大道之刀同时朝归墟之主落了下来。

    归墟之主冷笑一声,同样双拳击出,将无数世界笼罩在其中,朝关明玉击了过来。

    “我为什么将归墟剑留在原点?因为对我来说,那已经是多余。”

    “尊祖将造化神器留在原点,是他们本身被封印;帝尊、武祖和人皇将不朽龙城、人皇剑和神州鼎留在原点,是要感悟造化的力量。”

    “但我不需要,我早已踏上了本我之路,比你们任何人都早。”

    归墟之主的咆哮之中,三种力量同时碰撞在一起,将他打入了诸天万界的尽头。

    无数世界在造化之力下被辗成粉碎,却无法伤到他分毫。

    “小心,不要鲁莽攻击他,只能寻找特殊的世界再想办法留下他,否则普通世界就算毁了,也别想伤害到他一丝一毫。”

    关明玉赶紧叫到,金箍棒落下,将归墟之主一棍打落,却无法伤害到他丝毫。

    能自成造化的人,怎么可能被普通世界的毁灭所伤?

    “那就以大道天则为器,先将他封印再说。在终末之界我奈何不了他,出来过后,俺老孙岂会怕了他?”

    猴子怒喝一声,金箍棒急剧变大,浩荡的威压挤碎了一个又一个世界,凝聚出一身的“我道”,再次朝归墟之主砸去。

    他也是走的心圣之路,自身的道摒弃一切。

    “不错,不错,你们不愧是道心最坚毅的半步造化之一,如武祖等人那般的想借造化神器晋升,完全是本末倒置,你们不错。”

    出乎两人的意料,归墟之主似乎并没有其余情绪,反而像是拉家常一般闲聊着。

    “你自己也是依仗归墟剑晋升,哪里来的资格说他们?”

    猴子冷笑一声,手中并未有丝毫停滞,以金箍棒演化出无穷大道,与归墟之主打入了一个一个世界尽头。

    “归墟剑乃是外物,从太古之后我便彻底斩断了与归墟剑的因果,除我之外皆外道,有何不可说?”

    “这世界能让我看得上的,心圣算一个,冥海算一个,猴子算半个,至于其余人,老而不死是为贼也,连我的力量也抵抗不了,谈何永恒超脱?”

    归墟之主长啸一声,手中凝聚起大道天则,直接要将天则从诸天万界隔离在外。

    这股力量直接延伸到关明玉身上,引动了最深处的“根源”,要将这股力量抽取出来。

    “你是零的法身!”

    时空尽头,关明玉神色剧变,熟悉的气息让他再无疑惑,怒喝出声来。

    只有“零”才能从自己身上剥离出根源,因为祂已经迈出了半步,有真正吞噬诸天万界的希望。

    除了祂之外,就算尊祖和心圣也不行,除非他们准备走同样吞噬诸天的路。

    “法身?”

    归墟之主冷笑一声:“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么?我就是零,归墟这诸天坟墓不过是我验证自身的道所开辟的世界,代表着我寂灭一切的力量而已。”

    “但现在我迈出了这一步,归墟对我而言,再无任何意义。”

    他伸手一点,直接从时空中抽出了因果海洋,朝“根源”点了过去。

    在归墟之主的手中,关明玉的“道”之核心处,与关明玉融合无尽岁月的“根源”瞬间松动了,似乎真的要被抽出独属于他的大道之外。

    “不能让他得到根源,否则它就能真正接引“向上”的力量,吞噬神州浩土这诸天万界的原点,将向上与向下的力量融合为一体,诸天万界再无生机。”

    智慧宫中,心圣沉声传音而下。

    紧接着,一种全新的大道瞬间泛起波澜,崩碎了因果之海的力量,再次搅动了诸天万界。

    这种道遮掩了天机,追溯着过往与未来,就连关明玉修行的八索也黯然失色,赫然是以数证道。

    “零”布局了无尽岁月,诸圣一样布局了无尽岁月。

    数圣早已晋升造化,等待着“零”的后手。

    “让羽蛇神出手吧,否则你只能再次被封印。”

    时空之上,心圣的声音传遍时空,数圣登临造化后自演的“三千大道”瞬间便封印了时空,将归墟之主和天外天再次封印在大道天则之中。

    “你到现在还敢自演三千大道?与诸天万界的大道天则对我而言,只是需要花时间去侵蚀的力量罢了,徒为我做嫁衣!”

    “就算你能侵蚀三千大道,但在你侵蚀之前解决你不就行了?”

    心圣的话音刚刚落下,一头似蛇似鸟的庞大怪物从混沌深处而来,出现在战场之中。

    这条巨蛇浑身长满羽毛,轻易的拨动了时光长河发出尖利的啸声,笼罩在时空迷雾中,推动着一个庞大的世界而来。

    与这条巨蛇同时出现的,还有六尊庞大的身影要挣脱身上的枷锁,出现在现实的时空之上。

    “死而不僵罢了。”

    时光之上,随着羽蛇神的重新出现,归墟之主突然一愣。

    一柄如霜似雪的剑光亮起,如诗如画,照亮了诸天万界。

    “不必寻找了,我回溯时光到太古之时早已登临造化,祖魔封天不过是六道之主不甘的意念所化,早已在我的剑下尘归尘土归土,这最后的恶念怎么可能再次重生?”

    关明玉全力挣扎着,抵抗着归墟之主对“根源”的吞噬,明白了诸圣的打算。

    心圣终于空出手来,直接截断了归墟之主的力量,让关明玉解脱出来。

    天衍一线生机,既然天则已经彻底解封,封印不了天外天之后,诸圣果断的选择了决战。

    “不愧是诸天万界的气运之子,亿万主角中凝结大道之果的存在。”

    关明玉叹了口气,眼见猴子与剑圣两人联手,将羽蛇神封锁在另一处时空,暂时化解了危险。

    “是么?六道之主的路与我们所有人都不一样,没有凝结大道之果,因果无法尽销,炼假成真不就行了?”

    归墟之主冷笑一声,因果之海中,六道之主的因果之线急速延伸,要将六道之主重新炼化为真实。

    神道之路不是玄之又玄的道果之路,六道之主是另类的半步造化,没有凝结道果,所以也很难彻底击杀。

    因果之海中,归墟之主真身降临,要将六道之主具现为真实。

    他的身影急速穿梭着,然后突然一愣,看着关明玉的方向发出怒吼之声:“开天四书!”

    关明玉微微一笑:“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六道之主最后的血脉,被我不小心吞噬了。”

    “该死!”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拦住我?”

    咆哮声中,一个又一个世界化成齑粉,归墟之主的身影直接穿透了时光,逆转了天地,高悬于时光之上。

    诸天万界之中,所有的时光都紊乱起来,奔涌的时光长河轰然停止,如撞上了一堵墙一般,一切都静止了下来。

    关明玉突然一愣,归墟之主直接炸开,血液在天空中点点飘起,将时空化成了血的海洋。

    “吼!”

    血海之上,随着血液的不断汇聚,十二道缥缈的虚影从血海中浮现出来,越来越密,在众人力量还未抽出来之前就挣脱了血海,显露出了真身。

    十二尊庞大的身影宛如金铁,古老的身躯如钢铁蛩龙,散发着能撕毁诸天的力量。

    天空之上黑云翻滚,混沌之中气息浩荡,混沌神雷等不断炸响,时间紊乱,虚空崩碎,似乎整个时空走到了尽头。

    这古老的十二尊魔神最中央,一杆血黑色的旗帜插入时光长河之上,将时光与因果隔断在其中。

    “十二都天神煞大阵!”

    “灵族十二柱神!”

    急促的声音传来,所有人同时变色。

    “吼!”

    旗帜之上,十二种完全不同的力量交织着,比之造化尊祖更强大的力量轰然出现,要以一己之力毁灭诸天万界。

    “原来传闻是真的,真的有一尊巨神撕开了三千大道,将原点崩碎,开辟了如今的诸天万界,自身亦化为灵族十二柱神。”

    关明玉喃喃自语着,自己出身于开天之后,无法回到原点时代,所以根本不清楚原点时代的情况。

    毕竟原点是无穷,没有时光,也没有虚空。

    “看着干什么?只有你的开天四书能封死诸天万界,我们为你挡下其余人,你的对手是零。”

    心圣的声音传来,关明玉微微一愣:“但我没有迈出最后一步,怎么能封死诸天万界?”

    “你可以,因为你有根源,根源是向上和向下的平衡点,你能以根源引动向上的力量。”

    “无论是向上还是向下的力量,都在时空之中具现出来,表征为你出生的那个世界和神州浩土。但它们的本质,却是分别化为了零和开天四书。”

    “怎么可能,开天四书代表着诸天万界再无生机,是向下的力量还差不多。”

    “不,开天四书的本源是回归原点,是将一切带入最初,是创生之力。它的表面上是将一切封闭,但跟你在三体世界见到的归零者一样,一切都是一个轮回。”

    “死亡走到最后,是生机。”

    心圣的声音传来,让关明玉一愣,然后朝十二都天神煞大阵而去。

    “开天四书是生机?”

    关明玉的视线之中,那尊庞大的巨神仅仅一击,就将心圣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

    这就是以力斩破原点的开天神灵,没有道,没有法,只有纯粹的力量。

    “我很佩服你们,只有最强大的半步造化才能参与的战争中,天外天被我侵蚀,猴子被逼入我的世界,你们却硬是挣扎了这么久。”

    这尊巨神发出嘲笑之声:“两位圣人登临造化,甚至在无尽岁月中真正将开天四书寻找了出来,交给了曾经的冥海,为你们争得了一线生机。”

    心圣艰难的抵挡着巨神的攻击:“你要吞噬诸天,我们自然不能坐以待毙。”

    “但没用,我先天地而生,灵族十二柱神是我的血脉所化,融合唯一之后,诸天万界谁能挡我?”

    旗帜撕开了无尽时空,将心圣的世界彻底碾碎,看着关明玉的修行冷笑道:“没用的,他迈不出这一步了,诸天迸散,没有他感悟的契机,你所有的心血都白费了。”

    “但他代表着向上的力量,依然能融合你!”

    “对,我们是双生的两极,他自然能融合我。但在他融合我的时间内,足够我击杀他一万次,你们拦不住我多久的。”

    归墟之主更加畅快,十二都天神煞大阵的力量合一之后,就连心圣也不是他的对手,只要击败心圣,其余人不过是待宰的羔羊而已。

    “让你死的痛快些吧,开天——诸界创生!”

    巨神高举起手臂,一柄斧头的虚影蓦然浮现,缓慢而又坚定的朝心圣斩了过去。

    时光折断,空间碎裂,这柄曾经开辟了诸天万界,打破了原点的终极神器,终于在诸天万界中投影出来。

    以力证道,开天辟地!

    “是吗?”

    “你不是真正的开天神灵,只是窃取了他部分权柄的‘零’而已。”

    虚空尽头,一个淡淡的温和女声响起,十二都天神煞大阵突然一滞,那尊巨神身影发出不甘的咆哮之声,巨斧的虚影瞬间破碎开来。

    “后土!”

    归墟之主怒吼出来,几乎疯狂:“你怎么可能还活着?诸天万界之中,每一个地方我都搜索过,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后土的力量直接贯穿到都天旗上,将十二柱神的力量接引而来。

    她,才是真正的十二柱神之首!

    “是吗?你确定每个地方都搜过?”

    “仔细想想,还有一个地方你没找过。”

    后土轻笑一声,与心圣同时出手,站在了归墟之主的前方。

    “还有一个地方?!!”

    “是哪里?”

    归墟之主咆哮着,恐怖的力量击穿了无数世界,却被后土和心圣联手挡住。

    “难道是?”

    “归墟!”

    心圣叹了口气:“没错,就是你的老巢,当年你在最古之初击杀十二柱神之时,后土身化轮回逃得性命,一直藏身在归墟之中。”

    “不可能,你是自演三千大道之人,怎么能遮掩住大道天则?”

    关明玉伸出手去,直接触碰到零的力量,开天四书之力爆发出来。

    “你身怀十二都天神煞大阵,不表现得垂死挣扎引你出来,我们又怎么放心出手呢?要是让你跑掉了,以你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在手,真的可以将一切重归原点……”

    “不过我也没做好准备,你出手太快,让我没办法真正将开天四书修炼圆满。”

    关明玉叹了口气,天外天还是太心急了,如果等自己开天四书融合唯一之后,成碾压之势,比如今拼命不是好多了?

    相对相生的吸引力传来,零的大道不断溃散,被关明玉缓慢而又坚定的吞噬着。

    时空不断变幻,天外天开始消散,被零所融合的力量开始回归诸天万界。

    “我……不甘心,到底是谁遮掩了三千大道?”

    “是我。”

    话音落下,一道能吞噬诸天万界的剑光从归墟之中冲出,剑光之后,跟着一位齐刘海婴儿肥的女子,穿透了时光款款而来。

    “你?你怎么登临造化的?”

    “你不是说了么,归墟是你推演自身之道而成,是诸天坟墓,是超越三千大道的力量。而师兄手中有根源,我以归墟的本源为引融合了代表着‘向下’的力量的世界,自然登临了造化。”

    她朝归墟之主微微一笑:“还要感谢你建立了归墟,推演诸天终末之道给我铺好了路,否则我怎么可能这般轻松的逆转时光,回到开天之时遮掩天机?”

    “如果我仅仅凭借造化神器,怎么能封锁三千大道?”

    “如果我不是执掌了归墟,怎么能让你放心?”

    “你是借这个理由封闭归墟,将后土藏了起来?同时还误导了我,让我以为你不可能超脱?”

    她躬身行礼道:“您答对了,可惜你肯定不想答对。”

    “你……不恨他么?”

    归墟之主的身影渐渐变淡,却依然不甘心的问道。

    “恨?为什么要恨?我们之间,从来都只是兄妹。”

    关明玉轻声笑道:“你想的太多了。”

    话音落下,归墟之主的身影彻底消散,属于他的道褪去,复返了诸天万界的本源模样。

    关明玉松了口气,向上与向下的力量点出,将天外天解脱出来。

    “都结束了,回雁荡山么?”

    她摇头笑道:“不回了,归墟之中也挺好,我还自己开辟了一些世界,也挺有趣的……”

    “但我们登临造化后,时间已经只是一个概念,到时候你会觉得无趣的。”

    “无趣么?”

    她轻叹一声,一道淡淡的光芒从她身上散发出来,本体开始化为虚无,仅剩淡淡的光芒将诸天万界包裹在其中。

    因果、时光、命运、毁灭、天机、轮回……

    所有的力量都如指臂使,随心而动,诸天万界再不是限制,一切都如同她的本能。

    造化之后,方是永恒之光。

    她摇头叹道:“向上与向下的力量合一之后,我已经永恒超脱了。”

    “如果无趣,我会自己离开的。”

    关明玉一愣。

    她笑道:“走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全文完)

    各位书友,完本了。从2017年4月开书到现在,写了整整11个月。前边两个月基本上是无用功,因为属于那种写我自己想看,但是对别人来说跟剧毒一样的故事。怎么说呢,设定苦大仇深,境界晦涩,出场人物和势力太多,铺垫不够……最开始连签约都签不了,我大改了三次才签约。等我知道该怎么去讲一个故事才能让人看得懂时,已经晚了。感谢我自己的坚持,把数据烂到这个地步的书写完本了。也要感谢编辑大大的支持,他竟然给了我几个推荐。向所有书友说声抱歉,QAQ(我承认,我推了几次进度,导致整个世界观没铺开,我的锅。)也向所有书友说声谢谢。故事完本了,但很本来设定中应该是浓墨重彩的知行、白自在和安红豆、墨景云差不多都成了酱油,连江纳兰和白无忧都快成了龙套。结局改了几次,不知道怎么写,最后选择了这么一个结局,让大家自己去想吧,哈哈。我觉得这样也很好,人物最后怎么发展,大家用三个字来形容:“我喜欢”。下本书会轻松一些,这本书我尝试过写轻松的章节,可能给大家带来了不好的阅读体验,见谅。谢谢大家,下本书再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