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尧脑袋抵在窗户边,眼睛之中闪着熠熠星光,直直的看着外面的世界,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场景,原本他曾仰望的星空,此时更加清晰无比的展现在眼前,浩渺无垠壮丽神秘,仿佛能把人给吸进去。

    除此之外,在他的视界左侧,是半个扇形的机翼,不远处是几架护航舰,舰尾清晰的可见喷射出的浅蓝色的光。

    汤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了一会之后,才把视线收回,转而看着周围,这不是他熟悉的地方,甚至此时他都不是熟悉的自己。

    他目前的这种人形状态,只在他可以化形的时候曾经维持过一段时间,因为他极度不适应没有长毛的身体。

    所以,虽然能化形,但是他更愿意一直维持垂耳兔的原形,在这一点上,他家那只师傅,恨铁不成钢的数落过他很多次了。

    对于汤尧这只兔子来讲,最惬意的生活就是能随时有甜脆的胡萝卜抱着啃,有鲜绿的菜叶可以吃,有味道顶好的苹果木可以磨牙。

    所谓努力修炼成精什么的一点都不重要的……

    只是奈何他得天独厚、体质过兔,所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修炼之下,他早早就能化形,真的只是顺其自然,和勤奋一点关系都没有。

    过着安逸生活的某兔子,只是在午后的阳光之下,抱着胡萝卜睡了一觉,周围的一切怎么就突然变了呢?这窗户外的世界,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他熟悉的世界。

    汤尧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刺耳的警报声,骤然而起的声音,吓了他一跳,直接令汤尧一下子窜到了旁边的箱子上,紧跟着警报声之后,是有节奏有音节的某种语言。

    到底说的什么?汤尧听不懂,也无法从简单的字节当中推断这种语言的语系。

    此时窗外亮起了火红的光,汤尧挪动到窗户边,往外一看,眼睛蓦然变大,不远处,一个超级巨大的火红物体正在靠近,汤尧从自己为数不多的学识当中翻出了一点认知,眼前的这个巨大的东西貌似某种天体。

    问题是这巨大无比的熔岩一般的天体之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触角?!还有一个巨大无比的嘴巴?!

    而那些火红熔岩触角正在攻击着汤尧之前看到的那几个护航舰,并且攻击力惊人,甩出的触角比那护航舰还要粗大,那些护航舰被击中之后就给熔掉了,而被熔掉之后的残渣直接被吸到了巨型的嘴巴里……

    正当汤尧被眼前所见惊住的时候,舱门被打开了,几个人冲了进来,看到汤尧的时候,只是瞥了一眼,就开启了汤尧跟前的箱子,从里面捞出了装备,动作迅速又稳健的武装了起来。

    几个人装备好之后,其中一个黑色作战服的人,拎着头盔,抬步走向了汤尧。

    这人身形高大,眼神锐利,眉目之间有着一股凌厉的威严。

    汤尧看到这人莫名的就有点心怯,总觉的这人有点像狼,还是那种头狼的感觉,作为一只兔子,汤尧深刻的感觉下一刻自己就要被咬喉了,所以出于本能,汤尧往后退了一步,瞪着两只黑眼珠防备的看着那个人。

    那人嘴角微微动了一下,汤尧有种错觉,这人的眼睛当中似乎闪过了一点光,正在汤尧怀疑自己看错得时候,那人突然速度极快的抬手抓住了汤尧的手腕。

    汤尧因他一时还不善于使用自己的人形状态,给人抓了个正着。

    汤尧惊的胆子都要破了,正想要兔蹿的时候,那人将一个腕带一样的东西扣在了汤尧的手腕上,按下了上面的一个按钮松开了他的手腕,那人说了一串汤尧听不懂的语言之后,带着一帮人又快速的冲了出去。

    也就在这些人离开的前后脚,汤尧突然就明白了这人说的话,“想保命的话就老实待在这里!”

    同时,上面不断重复响着的警报他也听懂了,“警报,星拓号星舰遇袭,遭遇巨型硅炎兽,请所有旅客前往救生舱,救生舱将在倒计时结束后发射。警报……”

    汤尧低头看着手腕上的东西,感觉他能懂得这语言应该是这东西的作用……

    只是听懂了之后,从一开始出现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就蒙圈的汤尧,更迷糊了,救生舱是什么?在哪里?他是该听那个陌生人的待在这里,还是听警报的去找什么救生舱?为什么他觉得那个像狼的人更靠谱一点?

    没等汤尧再多犹豫,整个星舰突然一阵剧烈的震动,那只巨型硅炎兽直接撞上了星拓号,整个星舰被撞出了大洞,而所有接触到硅炎兽的星舰部位都开始熔化,硅炎兽几千度的高温让只是普通客运星舰的星拓号毫无抵抗之力。

    与此同时,大量各种形态的小型硅炎兽从这个巨型硅炎兽的触角中钻了出来,一路风卷残云般吞噬着星舰的所有构造,对它们来讲,星舰的所有部件都是食物。

    汤尧紧紧的扒着固定在舱体上的箱子,剧烈的震动让他很难稳住身形,接二连三的爆炸声不远不近的响起来,维生系统被破坏,周围都是嘶嘶的声响。

    汤尧手腕上的东西叮叮响了几声之后,一个装甲蔓延全身,把汤尧整个的包裹在了其中,原本有些阻碍的呼吸立刻稳定了下来,汤尧抿了抿嘴角,被惊吓的心稍有安定,那个狼还真是靠谱的。

    又是一阵猛烈的爆炸声,周围的温度逐渐的降低,星舰开始分裂,汤尧所在的位置正好位于断裂开的地方,随着冲击力,汤尧被甩到了外面。

    不凑巧的是,汤尧这一甩出去就被一个小型四足硅炎兽给扒住了后背,这只硅炎兽有半个人体那么大,汤尧看不到它的身形,但是炙热的感觉瞬间遍布全身,汤尧感觉自己要被熔化了。

    不单是他,被甩出星舰的大有人在,大多被小型个硅炎兽给袭击,汤尧眼睁睁的看着近在身边的某个人,被张开嘴的硅炎兽直接熔成了灰吞掉了。

    毛骨悚然的情形……他完全不知道他现在穿着的这个防护甲到底能不能扛得住这硅炎兽。

    惊怕中的汤尧终于克制不住的眼睛冒水花了,平日里他的眼睛是黑白的,一旦他冒起水花来,那眼白就开始有些微蓝。

    某只师傅曾经说过,兔子胆小是天性,汤尧不以为然,他自认作为能够化形的垂耳兔绝对不是胆小的。

    现在,汤尧信了,他还真就胆小了!这种要命的时候,他这惊惧的水花就是止不住了!

    某只兔子一边眼冒水花,一边死命的咬牙忍着惊怕抬脚后踹,可惜原本应该存在的真力一点没有,这不是他那个蕴含灵气的世界,他的后踹也只是简单的物理性动作而已。

    只是出乎意料的是,那只火红的硅炎兽竟生生被他踹断了半个腿,岩浆一般的通红炙热的血迸射出来,落了汤尧一身。

    看到自己踹出的一脚的后果,汤尧该是高兴的,然而眼睛里的水花再度蔓延,身为素食动物,他还从来没有杀过生!

    某兔子一边眼冒着水花一边继续踹,直把那硅炎兽胡乱的给踹死了!

    更多的硅炎兽往他这边跳了过来,被围攻的汤尧又惊又怕,除了用他那飞毛腿踹别无他法,他的速度快,飞踹的脚几乎成残影,那些围上来的硅炎兽竟真的一个个的被他踹飞,个别的还被他给踹死……

    终于没有硅炎兽在围攻他的时候,汤尧缓缓的松了口气,抬眼看到远处一个梭型的巨大战舰正在靠近,在那战舰接连的攻击之下,那火红的巨型硅炎兽正在退离。

    就在这时,汤尧再度看到了那一队曾经在星舰舱中见过的人,为首的那个黑色作战服的人被一股力量激射而出,迎面冲向了巨型硅兽的狰狞的嘴巴。

    汤尧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一幕,他现在得以活下来完全是因为那个人给了他的这件护甲,他还没答谢,这人怎么就跑去找死了?

    接下来的场景让汤尧震撼,那人伸出手臂,在极快的冲击速度之下飞速的组装着某种东西,边组装还边灵活的在巨型硅炎兽挥动的触角当中穿梭,直到距离巨型硅炎兽非常近了,那人抬脚一踢,将组装好的东西踹向了硅炎兽。

    那组装好的物件,撞击在了硅炎兽的触角上,瞬间迸射出湛蓝色的光芒,周围因硅炎兽带来的高温急速的降低,整个硅炎兽也随着冰冻。

    极致的冷和极致的热碰撞在一起,产生的巨大的能量,以硅炎兽为中心,瞬间爆炸开来。

    汤尧的心提了起来,爆炸的冲击波让远处的他都不受控制的往后倒退,那近在爆炸之处的人会怎样?

    只可惜迸射的硅炎兽的残肢挡住了视线,汤尧无法看清。

    能从那种情形之下活下来,应该会很难吧?汤尧吸了吸鼻子,隔着护甲摸了摸手腕上的东西。

    汤尧的身形慢慢停住的时候,战舰当中已经派出了救援舰,汤尧心情沉重的被救起,在被拉进救援舰的时候,汤尧无意的一回首,正看到远处一个身影身后喷射着蓝色的光,不疾不徐的朝着战舰的方向飞了过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