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无奇的现实注定要让在成神路上棋差一招的卫大编剧失望, 一路上从交接到中转沙尘星再到踏上首都星的地面,除了行砚非人般的怒火——主要遭殃者还是关爵, 没有任何伤害到他的事情发生。线老九估计还在老巢里睡大觉,卫辙恨不得打个越球通话将人叫过来劫舰。

    刚落地行砚就发了狠,以一届向导的瘦弱之身诠释什么叫兔子急了也咬人, 他直接把关爵倒栽葱抗在了肩上,告别北渊和卫辙, 大步流星地将人往悬浮车里一塞,留下一排尾气。

    离家不过十日, 换算成首都星时长天数还要更短,北渊看着熟悉的天空心中无多少感慨, 但刚下星舰却被北芮哭着扑进了怀里。

    姐姐嗓子都是哑的, 显然之前便痛哭过好几次,她嘤嘤切切地伏在北渊肩头哭个没停,泪水浸湿了北渊的肩膀, 递了半叠纸巾也不顶用。

    不远处林泽依旧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只是眼睛里含情敛意,肘弯中还挎着北芮的粉绿色小拎包。

    视线再往近处走一些, 就能看到一个戴着口罩的男人, 眉眼和北渊仿若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北渊朝他招了招手, 示意人走近些。

    北岩轻咳一声,伸手给了自己姐姐和弟弟一个拥抱,北芮含泪抬起头, 犹带怒意地捶北岩肩膀,“都怪你的那个哨兵,当初让你别找他,你偏犟!”

    “这也不能怪少乾啊,”北岩丝毫不反抗地受了,嘴上还在为自家哨兵辩解,“暗影小队里都是变态精神病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根本拦不住,还不如跟着行动看看能不能帮上老三。要不是少乾,三弟才真的回不来了。”

    “回不来,我让你回不来!”北芮抹去泪水,对着北岩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北渊一边劝着别揍了别揍了二哥说得对,一边抄起手站看北芮追在北岩身后疯狂殴打。

    林泽靠近北渊,也给了对方一个拥抱,两个人谁也没有聊起有关于臧余人的话题,林泽用眼神在北渊和卫辙之间转了一圈,“因祸得福?”

    “顺其自然而已。”北渊笑着牵起卫辙的手,后者难得能抓到这种在自己老师面前秀恩爱的机会,趾高气昂地举起北渊的手放在唇下吧唧亲一口,林泽很受不了地闭上眼睛,以一种牙疼的口吻道:“晚上去爸妈家吃饭吗?”

    “行啊,”北渊愉悦地用指腹描绘卫辙的唇部轮廓,显然也很享受这份亲昵,“你是稀客,你去了爸妈肯定会高兴的……”

    “喊上你监察科的朋友?”

    “你说和城?也行……”

    “还有关队。”

    “别,再去打扰他们国一能把你打进混沌。”

    “呵呵,真没想到国一和暗影的队长是一级相容度,但真看见他们站在一起了,又觉得异常般配。”

    北渊轻轻点头表示赞同,紧接着扬声道:“北岩,把絮少乾也叫来。”他的话音未落,一道熟悉的男音从他身后传来,“嗯,竟然不恨我?”卫辙反应迅速地转身一把将北渊挡在背后,气势汹汹地瞪向絮少乾。

    絮少乾双手做投降状,痞气地笑着,“行了小狼狗,以后都是同事了,还要一起干活呢。”

    “乱喊什么呢?”

    “卫神,卫神行了吧,我特地来给你陪不是了。”絮少乾指尖一错打个清脆的响指,变出一张指甲大小薄如蝉翼的芯片,“花了我三年工资,包括全部正当和非法所得,隐匿11号小型极速舰,以后出行直接开私人舰,安全无虞,够有诚意了?”

    【才三年?他三年工资能有多少?】卫辙眯起眼睛,北渊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不用这样护着他,“重点在后面那个不上台面的黑色收入,把我们俩的资产加起来乘以二十……”

    “多谢,那我就笑纳了。”卫辙飞快地将芯片收入怀里,再哥俩好地侧耳对絮少乾道:“那几个死变态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洗干净等本副队回去折磨他们?”

    “一早畏罪潜逃了,”絮少乾从胸前的内袋里取出另一块芯片,“这里有他们的联系方式,以后不管有任何需要玩命的任务都可以直接指派,副队长,这是他们欠你的。”

    “切。”卫辙嫌弃地挥开,絮少乾只好强硬地塞进了北渊手里,“万一哪天悬浮车坏了让虎鲨给你修也是好的。”

    北渊哭笑不得地把芯片里的信息复制进个人终端中,再揽住卫辙的腰低声哄他,“早和你说过暗影小队风评很差,所以才要你这个副队去□□啊。”

    “□□什么,没救了,要我说直接就地解散。”

    “解散了你想做点非法事情的时候找谁背锅?”

    “……我这人很遵纪守法的。”

    “好好好,回家陪我洗个澡,晚上再陪我吃顿团圆宴行不行?”

    “鸳鸯浴吗?喂我吃吗?”

    “……”北渊有点消受不住这么主动的小哨兵,他捏了捏卫辙腰间柔韧的肌肤,“前者可以,你想怎么浴我都配合,后者你要点脸。”

    “嘻嘻~”

    “你笑得我慎得慌……”

    翌日,一身向导味的卫辙与一身哨兵味的北渊挥别,意气风发地踏进了塔,随之就受到了昨日北渊被接机时那般的热情欢迎,贺一九红着眼睛对他又是抱又是拍,“尚云飞那狗东西,和我说什么你掉星舰外边去了,我去白塔打听,结果北老师也几天没来上课,可吓死我了……”

    “我这不是没事吗。”卫辙昨天被再世孟姜女北芮哭怕了,赶紧抽纸巾安抚贺一九的情绪,“尚云飞人呢?”

    “……不清楚啊。”

    尚云飞其实内心也很纠结,今早卫辙甫一踏进塔校门他就得到了消息,可他却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位昔日的情敌,昨日的朋友,今日的偶像。

    那可是'死'而复生的镇南神将卫辙,如假包换!闻岳兴后来造瞎话骗他的什么:卫辙流落在外的弟弟卫辕,都骗鬼去吧。

    四神将之一,无数哨兵——包括他,心中的神明,绝对力量的巅峰。

    他难得起了躲避的心思,有意饶着卫辙走,却还是在晚饭时被属狗鼻子的卫辙堵在了最靠近墙角阴影的饭桌上。

    “尚云飞,期末考试有队了吗?一起啊。”卫辙念着星舰上的恩情,主动为狐狸要了一盘白水鸡肉,橘毛狐狸瞬间背叛了主人,尚云飞怎么撵都不下桌,“……”

    “咳,先说好称呼问题,我是继续叫你卫辕还是卫辙,神将是不可能的,你现在还得叫我一声学长。”尚云飞嘴硬地舀起一勺白汤,只有狐狸滴流转黑葡萄似的眼珠暴露了他内心的忐忑。

    贺一九茫然地听着尚云飞满嘴不知所云的词汇,“卫辕卫辙?神将?什么东西???新的游戏昵称?你们背着我偷偷去哪款新游玩了?”

    “你还没告诉他?”尚云飞眼角一挑,层出不穷的坏主意在心尖咕嘟咕嘟地冒气泡,多到他都不知道选择哪一个来逗弄这位老实人。

    卫辙轻咳一声,决定从他的身边开始一点一点坦诚自己的身份,“贺一九,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告诉你了,其实呢——”

    “卫辕。”他的话忽然被人打断,林泽举着一张小信封从他身后经过,“你早上做的能力测评报告出来了……”他似乎还想叮嘱些什么,张张嘴又收了回去。

    “什么呀,神秘兮兮的,话说你们都好奇怪啊,”贺一九感觉这个世间简直与自己格格不入,“卫辕你怎么老做能力测评啊,难道你的精神力还能每测一次提升一级?”

    “哼。”卫辙高深莫测地取出信封里的文件,“给你掌掌眼……”他掀开纸张,嚣张地一抖,又光速地叠回去塞进信封里,“……”

    贺一九:“???”

    尚云飞:“……”

    尚云飞:“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晚,卫辙盘膝在床上举着信纸,隔着虚拟屏幕向北渊控诉,“怎么还是D说好的S呢?说好的S+级精神力呢!”

    “谁和你说好的。”北渊手边的茶更换成了咖啡,他边与卫辙交谈,一边处理着教师终端里堆叠如山的作业、测验、通知和文稿。

    他今日进入教室,遭遇了学生们热切的欢迎和八卦,明鹊和王以暧早在同学中间将卫辙的美色描绘得天上有地下无,间隔几日北老师顶着标记后的向导素回来上课,自然被追问了一整日的什么时候举办结合礼。

    “那我那天到底是怎么令他们臣服的?我问过尚云飞当时的感觉了,明明白白的信息素压制!”卫辙愤恨地拍床,“难不成我的S+还是一次性的?!”

    “认命吧,安心用D的精神力等级准备你的期末考试。”北渊抬起眼睛,用委婉到不能再委婉的词汇私下给卫辙透露信息,“这次期末实战有点难。”

    “不是说是线上的吗,”卫辙兴致缺缺,“听其他人说,一般线上都要比线下的容易合格。”

    “不·一·定·啊……”北渊放缓了语气,只可惜收效甚微,卫辙沉浸在痛失S+的悲伤之中难以自拔,他叹口气,垂眸处理文件不再多言。

    过了会卫辙啊地捶床,“你没告诉公会可以公开我的神将身份吧?再推缓点,我还是D级小菜鸡,万一有人来寻仇就完了。”

    “没呢……”北渊慢条斯理地关闭两道界面,倏地又抬起眼眸看向卫辙,“你有没有发现我们忘记了一件事?”

    “发现了!”卫辙说着立刻躺下,进入神游状态,几分钟一脸后怕地苏醒过来,“完了完了,神将不在家里,留下一张纸条说你们出门看个星象看了五天,是掉进坑里还是被狼叼走啃了?我感觉这语气不对劲,山雨欲来风满楼……”

    ※

    临近期末,被考试压迫的莘莘学子终于有了应有的急切感,特别是翘课三月的学渣贺一九,他多次试图以勾结同学家属的方式获得优良的期末成绩,未果。

    “卫辕,你能不能别这么死脑筋,这次期末考试情况特殊,组队人员无任何限制,隔壁好几队都请他们公会里任职的外援了,喊北老师进队怎么了?!”贺一九就差跪下抱着卫辙的大腿喊爸爸,但卫辙就是咬死不松口。

    “就一个小小的全塔期末测验,还不是毕业考试,你请联合国排名第二的向导……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卫辙撇了撇嘴,再次否决了贺一九的哭求,但这一次尚云飞却出乎意料地站在了贺一九那头,“我也觉得今年的期末测评不简单,以往都会注明的塔、白塔内部学生限制,这次竟然没有,而且考试主题至今没有一丝一毫的内部消息流露出来……卫辕,你就算不肯放北老师进组,好歹打听打听,给兄弟们行个方便呢?”

    卫辙当然是嘴上说不肯的、不行的、不存在的,身体上趁着期末前的结课自由准备时间,匆忙回家抓住北渊,先进行一场哨兵与向导之间信息素交融的亲密接触,再旁敲侧击拐弯抹角问起了期末的问题。

    “我不加入。”冷酷渣男北渊拔叼无情,裤子还没提上就果断拒绝了哨兵未说出口的话语,卫辙瘪起嘴,小声挽留道:“我又没让你入队,我就……想让你到时候旁观,为我加油打气”

    “也不行,考试期间我也有事要做。”

    “……”

    “你就算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也有事……”

    卫辙怒而离家出走,绕房一周钻进邻居关爵屋里,这位暗影队长在自家向导的胁迫下将有关萨黑的一系列有关事宜,通通派遣给了因为刺杀队长失败,只能夹起尾巴受罚的队员们,现在正无聊地观看老虎玩蛇蛇玩虎。

    “我也不能去,那段时间我有事要忙。”关爵歉意地为卫辙端上一杯温水,行砚这几天正被公会三催四请回去任职,星网上有关他不良作风的陈年旧帖都被清洗干净,整个人春风得意,笑容满面,被北渊问及时,就连拒绝也是笑意盈盈的,“我同样也有事——”

    “怎么都有事?”卫辙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而这份不安在期末测评当日达到了顶峰,主神空间中明明白白只有一个入口,上面还标注了熟悉的两个大字:人生。

    “哎,”触景伤情的贺一九非常幽怨地叹了口气,“不知道我的女神怎么样了……”一旁尚云飞憋笑都快憋吐了。

    沉迷于卫辙美色,一失足被拉来组队的明鹊和王以暧总觉得自己上了贼船,无奈大家都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何况卫辙长得实在是太养眼,她们也只能认栽,顺着指引踏入游戏地图,集结于专门给塔和白塔制作的中央广场。

    两位水火不容的校长分别坐在了讲席的一端,依次介绍期末测试的注意事项,上面侃侃念经底下昏昏欲睡,卫辙望眼欲穿地在跟评教师团队寻找北渊的身影,尚云飞与贺一九知道了也跟着他一起找,明鹊与王以暧觉得他们是一个团队,故五个人此起彼伏地或是探头或是起跳找人,动作幅度大到校长都额顶青筋,想点名批评。

    “这一次我们采用了全新的竞赛方式,每支队伍人数不限,组内成员来源不限,考试过程中,除了篡改游戏后台数据,其他大家尽可以各显神通,而我们的比赛模式也与以往的互相对抗有所区别……”

    “大家的敌人有且仅有一支十人的队伍,考试采取积分制,将这支队伍成员全部淘汰出局则游戏结束,届时将根据存活人数,比赛进程中表现情况等等进行打分。”

    一众的瞌睡全都醒了,耳边絮絮叨叨全是询问究竟是哪支队伍这么倒霉。

    “上千人打一支队伍?”贺一九(特殊·一班)不可置信,“一人一拳这也该死了吧。”

    卫辙(特殊·一班)的心脏怦怦直跳,他感受到尚云飞(九年级·四班)探寻的视线,激动地与他对视一眼,仅此一眼,狐狸便惊诧地长舒一口气,“不是吧……”

    讲席上的校长又磨磨唧唧了不少废话,卖足关子吊足胃口这才开始宣布代号为‘公敌’的队伍成员。

    因为在游戏中,场景都是数据,人生借机制造了非常酷炫的背景台,第一个上场的就是联合国排名十七的哨兵,一只大似鲲鹏的游隼从天而降,呼啸着把大批学生掀倒,再落于台中央哨兵的肩头。

    哨兵头顶没有姓名,只有两排字:公敌,国十七·哨兵

    没有等学生们消化完国家排名十七的实力究竟如何,一只短吻鳄亮相于每个人的眼前,仿若近在咫尺的血盆大口引起了一阵尖叫。

    公敌,忠诚战队队长·哨兵

    “闻岳兴!”卫辙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道具:臭鸡蛋,藏在骚乱的人群中间使劲往台中央抛去。

    闻岳兴:“……”

    陆陆续续又上了几名闻名内外的人物,隐去真实相貌的暗影小队队长出场之后,卫辙期待许久的清亮鹤鸣终于打破了喧闹的空气,丹顶鹤张开雪白的翅羽,划破高空,尖利的喙之后是乘坐于狮鹫之上,通身披银白色意变风云袍的王爵殿下。

    炎热的烈日下忽然吹起了一阵微风,驱散整个广场的燥热,连带着人略起涟漪的心,也被这份清风极好地抚平。

    北渊的登场是倒数第三,褪去了温和的历史老师身份,响当当的国家综合实力排名第二的身份往头顶一戴,明鹊和王以暧顿时连和身边人说这是我们老师的胆子都没了。

    他的后面是联合国第一向导和联合国第一哨兵,来头更为响亮,相对更难得一见,但卫辙的视线就此凝固,一眨不眨地望着裹于绒袍下的那个人。

    雪白的足靴点地,狮鹫咆哮着重回高空,北渊微笑着向台下为他尖叫的学生们鞠躬示意,他的左手边是因结合褪去黑暗哨兵身份的国一哨兵絮少乾,再左边则是一袭黑袍的行砚,对方举着法杖,正挤眉弄眼地对他笑,北渊眼前忽的就出现了数月前的行砚,还在为逝去的感情借酒消愁,不经意间早已变化颇多。

    他又将视线落于远方,瞬间就与卫辙的目光黏在了一起,哨兵的双眸一如当初给他披上绒袍时那般炙热,更一如医院初遇时那般专注。

    唯一变化的,只有眼底多出的那分来自于心照不宣,怎么也抹不去的笑意。

    ——END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

    谢谢大家长期以往的支持!

    更感谢最后这个月不定期更新依旧不离不弃的小可爱们!!!

    爱你们!为了前后呼应(??),22日24点之前在本章底下留言都送小红包!!!

    还有就是请大家多多支持接档新文:为天师大人效命

    主攻,现代灵异,

    属性为:学霸攻想用脑子吃饭,却被迫持着四十米大砍刀劈鬼;受武力值爆表,却被迫同笔墨纸砚为伍

    明天还有一章神将的番外!然后就啥都没了!!!

    谢谢数月支持!!!!

    么么啾!!!!!!!!!!!!!!!!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