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小说网:s.lmz8.cn】   霏狼王等着充血的兽瞳,静静等到敌人接近之后竭力跃起,像终焉的诅咒一样盖了上去!
  黑岩狼王慌了。
  它最后的魔力全用来发起冲击,没想到敌人残废成这样,竟然还残留着如此强大的意志力。
  黑岩狼王的毛皮失去护甲,头晕眼花之中听见了噗嗤的一声。
  霏狼暂时失去了利爪,它用牙齿狠狠地撕咬着,掀开敌人的防御,饱饮鲜血,在骨头茬上发泄着余恨。
  “嗷,嗷嗷……”
  撕咬声越来越频繁,暴虐和癫狂冲破了意识。
  霏狼王感觉到了疲惫,它明白,这是荒原在回收自己的残躯,失血的身体逐渐无力……
  黑岩狼王当然是拼命挣扎的。
  但它的对手却浑不在意。
  霏狼王的呼吸又短又急,把最后的力量都汇聚在牙齿上,狠狠地撕咬着,如同贪婪的赌鬼不断扯开下一缕皮肉!
  它榨干了所有的力量,放弃了求生的可能。
  直到最后……
  霏狼王的下颚在血泊里颤抖,它已经无力驱动任何一颗牙齿,无力的身躯终于倒下。
  它瘫在一片肉糜当中,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啪嗒。
  啪嗒!
  肯恩淌过被血液混出的泥泞走到霏狼王的面前。
  他蹲下来,看着逐渐失去焦点的瞳孔,调动起经验值,缓缓输送进去……
  【它已经陷入了昏迷。】
  但霏狼王仍旧睁着眼睛,带着决然,有趣的是,死去的黑岩狼王也睁着眼睛,里面是畏惧和不甘心。
  【传闻:牲性氏族的古训】
  【在命运面前,谁都是竭力生存的个体。】
  霏狼王千疮百孔的身体让肯恩安静下来,他终于理解羊齿部落等人为何神情严峻,有时候,野兽的行径,能够给人深刻的启示。
  他的呼吸慢下来,耐心挽救自己的同伴。
  乌森布率领副官冲进场地,从四面八方保护住肯恩和霏狼王,毕竟问题还没有解决。
  庞大的氏族,往往会有分裂。
  乌森布迅速扫视着周围,他发现失去领袖的野狼们纷纷朝着另一头强壮的家伙靠拢。
  奎玛瞄了一眼那头狼。
  它很强壮,而且凶神恶煞,棕黑色的毛皮上遍布旧伤,显然是头野心勃勃的家伙。
  “嗷……”
  它在漫长的安静过后发出低吠,率领着余下的狼群缓缓朝着众人逼近。
  野兽们被鼓动,开始重组包围圈。
  奎玛拉开了【肃修】的弓弦,额角带着冷汗,他这支箭不一定能够秒杀这只新的首领,如果出手,就意味着吹响战斗的号角。
  “几十只巨狼,我们该怎么做……”
  他瞄了一眼战旌。
  肯恩面色平静,全神贯注地望着霏狼王,对周围的危机视而不见。
  暴风仍在酝酿,战斗一触即发。
  奎玛正要松开指节,突然停住,他的余光看见濛竖起了战刀,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洳狼迈着脚步,挡在了人和兽中间。
  桑顿卡亚的霏狼们从骑手身旁走出,缓缓组成一道漏洞百出的围墙,这群野兽冷冰冰地盯着敌人。
  它们可真奇怪,奎玛心想。
  巨大的野狼首领踩着威胁的脚步逼近,它能看见霏狼王在肯恩的治愈下逐渐康复。
  “现在是什么情况?”
  奎玛勾着弦,举落难定。
  “僵持,谈判,野兽的规矩。”濛解释给他听,“看,对面领头的那只狼,原本是二把手,现在前任老大暴毙,它终于有机会夺权。
  濛用眼神锁死其中一只,说道:
  “如果霏狼王在决斗后苏醒,将会名正言顺地接管氏族,所以它想要进攻,结束这场对峙。”
  奎玛惊讶得看着旁边的年轻人。“我都没有发现,你竟然懂得这么多东西?”
  “呵,毕竟……”
  濛冷笑着看过来,“我和狼呆在一起的时间,比跟你呆在一起的时间要长。”
  奎玛品出了他语气中的排斥。
  “孩子。”
  羊齿部落的老头,乌森布,表情严肃地叫了一声。
  濛回过头,静静地跟他对视,似乎在等待下文,这个年轻人的性格里没有尊重和低微,除了肯恩以外,他谁都不会放在眼里。
  乌森布问他:“那你告诉我,野兽们为什么还不进攻?”
  濛皱起了眉头,心底泛起嘀咕:眼前的怪老头是明知故问,但他为什么要考教自己?
  “你知道吗?”
  奎玛脸上带着同样的疑惑。
  濛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给桑顿卡亚的骑手们解释:“因为洳狼还在这里。”
  呜~
  野狼领袖呼出浊气,用低吠做最后的警告。
  洳狼没有回应,只是稳稳地迈出一步,它身上渗出危险的黑雾,连带着桑顿卡亚的霏狼们走进危险区。
  “嗷呜……”
  野狼首领似乎耐不住了。
  洳狼没有龇牙咧嘴,它目光冰冷,带着寥寥几只霏狼,朝着密密麻麻的对手又迈出一步。
  奎玛注意到:
  野狼首领的蹄子僵住了,它的威望是有限的,野狼们并不能在它的威胁下令行禁止。
  霏狼王刚才血战到底的英姿征服了敌人。
  野狼们心有余悸,在王者的权威下瑟瑟发抖,而洳狼用坚定的表情,和步步紧逼的团结告诉敌人……
  如果发起进攻,这里的每一头霏狼,都会血战到最后一刻,即便全部死亡,它们也会搅碎敌人的骨头。
  呵。
  奎玛听见一声轻笑。
  他转过身,看见肯恩扬起了嘴角。
  “嗷呜——”
  野狼首领最终没有进攻。
  它发出最嘹亮漫长的嚎叫声,转身冲进了密林,有一部分野兽调转方向,跟着它离开,一起消失在了灌木和雪原当中。
  乌森布用赞许的目光看濛。
  这个年轻人给他带足了惊喜,这种愉悦的感觉,如同在荒原里见到了一头桀骜且珍贵的野兽。
  乌森布对濛说道:“如果有一天,你的战旌来羊齿部落做客,我希望你也跟过来。”
  他没有等待回答,就转身忙活别的事情去了。
  奎玛愣愣地放下弓箭,觉得自己有点脱离队伍。
  他愣了好一会儿,然后看看洳狼,又看看战旌,再抬起头看看面前主动留下来的野兽们……
  “哦,原来如此。”
  奎玛这时候才明白,肯恩之所以有恃无恐,是因为——洳狼是桑顿卡亚唯一的变种狼,它已经潜移默化地成为了桑顿卡亚狼群氏族里的二把手,有能力掌控局面。
【LM小说网:s.lmz8.cn】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