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文华传 第二百二十二章 柯太医回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心中苦涩,似饮黄连。

    容彦还要再劝我,我却朝着她摆了摆手,只说一句:“我心里头都明白……”

    这一日还是到来了……从当初容彦与我说似乎有人向皇上晋了谗言,我便日日忧心这一日的到来。只是天不遂人愿,我只希望爹爹和阿娘,还有弟弟妹妹都平安喜乐,却没料到他们要早早地走在我前头,而我却什么都不能替他们做。

    我的内心在止不住地悲鸣,为了即将失去的亲人,为了无辜牵连的下人,为了一去不得归的思鸢和念鸯,也为了,茫茫然,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我。

    轻声叹了一口气,我轻轻拍了拍容彦的手:“还是多谢你早些告诉我啊……若是你没告诉我,只怕今日我得了这圣旨,恨不得一头撞死在那乾清宫里……”

    容彦微微低下头,略带着几分歉意地说道:“娘娘莫要这样说……这几日奴婢心里还在愧疚,若是奴婢能早几日与娘娘说了,说不定娘娘就能有了办法……是奴婢说晚了……”说着容彦跪在了床前:“还请娘娘责罚!”

    我挣扎着要起来扶她,东萧却过来止住了我。我故作生气地与容彦说道:“你若是不想让我拖着这个破落身子起来扶你,你就起来罢!我心里头都明白,你冒险与我说了这些已是不易,又怎么会去怪你!”

    容彦轻叹了一口气,并没有起身,而是微微抬眸,一双明亮的眼睛瞧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娘娘,从前是容彦的不对,自以为自个儿的主子是皇上,其实奴婢被皇上派来了咸福宫伺候娘娘,娘娘才是奴婢的主子。从前的事儿,娘娘不怪罪奴婢,奴婢却是记在心里的。打今个儿起,奴婢再不敢重蹈覆辙!”

    我一手拉着容彦,另外一只手把东萧也拉过来,三个人四只手叠在一起,才对她们两个说道:“如今思鸢和念鸯成了前朝的余孽……虽然咱们都知道她们两个是无辜的,可是如今,她们两个能逃得出去已是万幸,这皇宫里,是万万不可能再回来了。”

    说到这儿,言语之间顿了顿,我瞧着这两个在我身边也伺候了一段时间的丫头,心里头想着,嘴里说着:“思鸢和念鸯不在我身边,我能倚靠的,只怕也就是你们两个了。”

    这话却是把这两个丫头吓了一跳。两个丫头一同跪下,一同唤道:“娘娘!”

    我把她们拉起来,又说道:“我知晓你们的想法,无非就是担心我会受不住,随着我爹爹娘亲去了。若是这消息来的突然,我说不定真会如此。只是如今,文家就剩下了我自个儿,容彦又说了是背后有人在算计着我,我就算是要随着爹娘而去,也要先报了仇,才有颜面再见爹娘……”

    “更何况,我如今又有了孩子……”说着,手又不禁抚上了小腹,这儿……如今孕育着我的孩儿……他如今还不知是男是女,更不知道他将是我的孩儿,不知道这人间的苦恶……不知道人心的狠毒……

    我微微抬头,继续说道:“你们,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容彦和东萧互相对视一眼,然后齐声说道:“娘娘放心,若是有用的到奴婢的地方,奴婢定当全力以赴!”

    我点点头,心已经放下了一半。微微阖目,心里头却在盘算着如今的形势。

    如今处斩的圣旨已下,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更何况是皇上的圣旨?君无戏言,若是要皇上再改变主意,是不可能的了。

    只是不知道,之前派了念鸯早早地回家中去与父亲报信,父亲可否做了什么安排?想起父亲娘亲,就想起来了年幼的淞儿卉儿,我心头一阵紧揪。他们是那样的幼小无辜!竟也要被……

    也不知道思鸢可曾找到了柯太医?若是找到了,柯太医定然会帮她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安置罢?若是找不到,只怕日子久了,思鸢会被官府的人找到……

    皇上竟然说念鸯是前朝钟相的女儿……我不禁想起儿时救下来这两个丫头的时候,思鸢对念鸯就多有维护……直至如今,思鸢对念鸯也是宠溺的很。难道念鸯真的是前朝钟相的女儿?

    且不说她身份如何,只之前她还闹着要回宫里头来,如今她被说是前朝余孽,只怕德公公会把她藏的严严实实的罢?这丫头从来就是胆子大,心眼却小,一根直肠子似得搁不住事。如今,一切都不似她想的那样,又是如此大的波折,指不定这会,在哪个角落里偷偷躲着哭呢吧。

    我正思索着这些事儿,却听到外头有了声响。睁开眼,东萧已经去门口处去查看外头的情况了。只见东萧与门口的西瑟耳语了几句,就又走进来了。

    冲着我福了福身子,东萧说道:“娘娘,到了太医给您诊脉的时辰了。您猜,今日来的是哪个太医?”

    我瞧着她面露喜色的样子,心头一动,往门外看去。门口处,那熟悉的身影就等候在那儿,似乎比以往更消瘦了一些,瞧着,却更加挺拔了。

    “难道是柯太医?”我不禁脱口而出。

    东萧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意,点着头说:“正是。娘娘,现在便请柯太医进来吗?”

    柯太医既然都来了宫里,那思鸢大约应该是无恙了。我点点头:“快请快请!”这个中详情,我已然是迫不及待地想要问他了!

    东萧跑到门口传了话,又和西瑟一起把打了门帘,就瞧见了许久未见的柯太医。柯太医背着一个有些旧了的木药箱,弯腰进了殿门,低着头走到了跟前,才打了个千儿,朝着我行了礼:“微臣给纯嫔娘娘请安。”

    我知道这会儿还不是说话的时候,也沉住气,只朝着柯太医微微抬了抬手,带着还有些许微弱地声音说道:“柯太医快请起。”

    然后我就给容彦使了个眼色,容彦微微颔首,和东萧一同到了门前,让她在门口守着,又把殿门关了,才回到了我身边站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