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后,哲康帝驾崩,举国哀悼之际,太子苏靳轩正式登基,帝号慧仁,并迎来南凌历史上,最辉煌的盛世。

    很多年后,人们在史书上看到关于慧仁帝的记载时,曾看到这样一句话一

    朕能有今日之成就,要感谢两个人,一为朕的皇姊,二是朕的大傅。如果没有他们,就没有今日的南凌,没有眼下这盛世大业。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眼下,己经嫁作人妇的苏墨柔挺着四个月大的肚子,和傅东离坐在赶住北岳的马车里,开始他们的蜜月之旅。

    其实苏墨柔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因为苏靳轩才刚登基没多久,很多事还要傅东离从旁协助。

    可是他却理直气壮的说:「我都己经将皇位让给他坐了,难道还要让我帮完老的,再去帮那个小的?再说了,就像教小孩学走路一样,不放手,他永学不会,现在正是锻炼他的时候,如果连一些小事都应付不了,他也没资格再坐在那个位置上。」

    苏墨柔十分无语,她那个可怜的皇弟自从认了这个太傅之后,隔三差五就会挨上一顿骂。

    可怜的轩弟,明明己经贵为九五之尊了,却还要忍受太傅的责罚,被训得面红耳赤。

    不过他说的对,既然已经当了皇上,很多事就要学着自己做主。

    做人不能太贪心,东离为了她,放弃了南凌,甘愿陪在她的身边,与她一起辅佐轩弟。

    说起来,最倒媚的就是西良大皇子宇文哲。

    本以为能迎娶南凌七公主为妻,结果傅东离这程咬金半路杀出来,劫了新娘,让西良颜面尽失。

    因为这件事,西良差点出兵攻打南凌,结果傅东离凉凉的抬出北岳二皇子的身分,西良知道之后,终是敢怒不敢言,放弃了发兵的念头。

    北上的马车在宽敞的官道上一路前行。

    马车里,傅东离搂着心爱的女人抱怨道:「为了你这个没良心的,我算是将我皇兄得罪了,这次放弃攻打南凌,我皇兄在信里将我臭骂一顿,还警告我,最好有个强大的理由来为自己开脱,否则…」他伸手抹了自己的脖子一把,「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苏墨柔紧张的问:「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去自投罗网?」

    「傻瓜」他捏捏她的脸,又摸了摸她隆起的小腹。「你肚子里的这个小的,就是最强大的理由。到时

    候我就和皇兄说,如果我不放弃攻打南凌,我的孩子就要管别人叫爹了。这可是我们北岳皇室的血脉,如

    果真被别人拐走了,他如何向祖宗交代吗?」

    听了这番话,她笑戳了他胸膛一记。「你真是个无赖。」

    「比起你这个没良心的,我这个无赖又算什么?」

    她没再和他抬杠,乖乖巧巧的偎在他怀里,柔声道:「东离,谢谢你。」

    头顶上飘下来他含笑的嗓音,「谢我什么?」

    「很多很多,数三天也数不完。」

    「那你要怎么谢我?」

    「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好!」傅东离认真的对她道:「我就要你,这辈子都死心塌地的跟着我,不准背叛、不准花心、不准勾三搭四,还要乖乖给我生十个八个孩子,目前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嘴唇凑到她耳边,「在我死之前,都不准离开我。」

    「这好像应该是我的台词吧?」

    傅东离蛮横的挑眉,「怎么?你做不到?」

    苏墨柔笑着亲了他一下,「不,我很愿意服从夫君的每一个命令,而且乐在其中。」

    马车承载着一对璧人的幸福,继续前行。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