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清客 第一卷 少年行 第二十六章 六十年间 大梦一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老汉还是和那天在雨中的样子一样,露出一嘴黄牙,背着手,笑眯眯的看着苏长青,在这里像是等了好久。

    香囊“嗖”的一声,变化成一道流光,飞回了老汉手里。

    苏长青急急忙忙站起来跪在地上“多谢仙长救命之恩!”

    苏长青心中高兴坏了,原来那雨中不起眼的老先生,真的是一位仙人。

    “快起来吧,你背后背的是什么?”老先生走出来,站在苏长青面前,示意他站起身来。

    “小子什么也没有,看见您爱喝酒,就从长安打了一葫芦酒来谢谢您。”苏长青闻言,把葫芦从背后拿了下来。

    “哈哈,有心了,那俩个小娃娃都被接走了?”老先生一笑,从苏长青手中接过葫芦。

    苏长青挠了挠头“是,一个去了上云宫,一个去了将台。”

    老先生不说话,打开葫芦塞子,一股酒香四溢“嚯!是长安的清河!”老先生把鼻子凑过去闻了闻,立刻闻出了是那种酒。

    举着葫芦仰头喝了一口,“啊!这清河还是一如既往的烈!痛快!痛快!”老先生撸起袖子擦了擦嘴,烈酒辣的他眼睛都眯了起来。

    “你这小娃娃,不如在长安寻个仙家走了,为何大老远又来寻我这个糟老头子。”老先生把葫芦盖好,饶有兴趣的看着苏长青。

    “回老先生,上云宫的青鸾仙子说小子的命在小子自己选,当初先生留给小子的一剑,小子看到了。”苏长青回答道。

    “你想学那一剑?”老先生摸了摸胡子,搓成一绺一绺。

    “不是。”

    “不是学那一剑,那想学什么?”老先生有些疑惑。

    “学的是责任!那一剑背负的责任,我也想成为哪样的人,给一些人求个公道,谋个太平,青衫磊落!少年歌行!”

    老先生闻言久久不说话,随后笑了笑“傻孩子。”

    “我知道!我知道这样想太天真,但是镇子里的先生告诉我,有些事情,总需要一些人去做!”苏长青情绪有些激动,眼睛盯着面前的老先生。

    “你叫什么名字?”

    “苏长青。”

    “陆明庭。

    老先生说完自己的名字,顿了顿又说“做我弟子累的很,背负的也多,你愿意吗?”陆明庭严肃的看着苏长青等他回答。

    苏长青听闻,不假思索,郑重的跪在地上行拜师礼“弟子苏长青!愿意!”

    陆明庭看着眼前的少年欣慰的笑了笑。

    就这样苏长青成为了陆明庭的弟子。

    苏长青随着陆明庭离开了这里,路上陆明庭告诉苏长青,自己是离山剑宗第四祖的弟子,厉害的很。

    “有上云宫青鸾仙子厉害吗?”苏长青边走边问

    “当然有,当年你师傅我行走江湖的时候,青鸾那丫头才这么一点点。”陆明庭朝地上比划了比划。

    “那将台那些背石头的呢?”

    “有!当年我还去他们将台拿了不少那石头,等过些时候给你几个。”

    苏长青一脸的崇拜看着陆明庭,陆明庭拍了拍苏长青的脑袋,右手一招,一道流光飞来,原来是一柄剑,陆明庭带着苏长青御剑飞行,瞬间数百里。

    俩人一直飞,飞到了一个镇子上,正是苏长青走出来的白马镇,以前的一切都历历在目。

    苏长青和陆明庭讲了自己的来历,陆明庭听了也是惊叹,便带着苏长青回白马镇看看。

    镇子上依然没有一个人,俩人从半空缓缓落下,一个老头颤颤巍巍的从山上遥望,正是乞丐老二,见天空一道光闪过,便出来看看。

    “师傅,那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老乞丐。”苏长青也远远看见了乞丐老二,指着他告诉陆明庭。

    陆明庭看了看乞丐老二,没什么特别之处嗯了一声,便闭上眼睛,突然睁开,眼中散发微微的蓝光,不断地看着四周。

    这时乞丐老二已经从山上下来,不敢靠近俩人,远远的躲在墙后面,看见是苏长青才惊讶的站起身子来“长青?”

    苏长青露出一嘴白牙“老爷爷!”

    乞丐老二这才出来,走过来,看着陆明庭,有点害怕。

    “老爷爷,这是我师傅,是个大仙人,我带他来看看,镇子上是怎么回事。”苏长青高兴的跑到乞丐老二身边。

    “仙长。。。原来真的有仙人。”乞丐老二看见慢慢飞到半空的陆明庭和身边悬浮的飞剑,痴痴的站在原地,低头欣慰的看了看苏长青“出息了长青,我就知道你不简单。”

    “已经发现些端倪了!”陆明庭落下来,凝重的看着后山。

    “怎么回事师傅,发现了什么。”苏长青急急忙忙跑过来。

    “是哪里!哪里有一股邪气。”陆明庭眯着蓝色的眼睛,看着哪里。

    “是后山!”苏长青看着陆明庭指的方向,一眼看出那是平时百姓祭拜菩萨的后山。

    “走!师傅带你去看看。”陆明庭收起神通,眼睛恢复,立刻招来飞剑。

    苏长青转头看了看乞丐老二“老爷爷您就在这里不要去。”

    “哎哎,好。”

    接着苏长青跳上飞剑,陆明庭神通运气,俩人飞向后山。

    “就是那尊菩萨”陆明庭看着后山上的寺庙,手里作了个法决。

    那菩萨是直接被建在莲花台上,并没有放在庙里的房子内,过了这么多年却依然金光灿灿,干干净净。

    陆明庭不说话,一个箭步跳下飞剑,体内法力一运,直奔那邪佛,飞剑带着苏长青速度放慢,飞在空中。

    那菩萨感受到陆明庭,本来慈祥的眼睛突然咕噜一转,合十的双手撑开,右臂膀猛然抬起,如同活生生的人的胳膊。

    菩萨的右臂在半空诡异的舞动几下居然涨到一座小山头那么长,粗大无比,遮天蔽日的向着陆明庭盖下去。

    陆明庭不躲,直接双手合十,四方突显数十把湛蓝色飞剑。

    “轰“的一声菩萨的手臂盖在地上,震起无数飞石尘土,气浪滚滚。

    陆明庭一脚踏在邪佛手臂上,直奔菩萨,背后飞剑在半空交叉飞舞,电光火石之间就把邪佛的右臂切成碎石,双腿一踏,升到半空。

    菩萨怒目圆睁,居然有些起身之像,陆明庭随风而动,十指翻飞,一道流光闪过,手中提出一把剑。

    菩萨这时左手变幻,顺势要起身,陆明庭早已闪到邪佛面前,手中青锋出鞘,剑光涌动,化作一招直接穿过邪佛身体。

    这一招正是当初留给苏长青的“青衫磊落长歌行”

    菩萨被一分为二,轰然倒塌,陆明庭悠悠的飘到地上,收起长剑。

    白马镇突然起雾。那些百姓在朦朦胧胧的雾气当中,一个一个浮现,站在原地一脸茫然。

    “大家!大家回来了!”见到了那些熟悉的人,苏长青泪水汪汪,激动的扑到人群之中,那些人也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儿,为啥菩萨没了,苏长青这么激动。

    苏长青跑回药铺中,他爷爷宁子生也回来了,说是当初出门看病,路上突然起雾之后便什么都不记得,现在刚刚恢复神智。

    白马镇又终于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原来那邪佛是一个妖怪寄居在菩萨里面,吸收镇子性命来修炼。

    众人听闻一片骇然,紧接着又替苏长青高兴,被仙长手下,镇子上的小孩都羡慕不已。

    苏长青找到了爷爷,也找到了白马镇的真相,终于和宁子生辞别,一心修道,宁子生虽然舍不得,但还是很欣慰,让苏长青随着陆明庭走了。

    从此这世间又多了一个叫苏长青的剑者。

    陆明庭把苏长青带到了离山剑宗,学道法,学剑术。

    一晃六十年,苏长青早就长大,但是仙家的寿命和普通百姓不一样,苏长青的样子就像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一样。

    苏长青天赋不错,六十年里修为道法很快到达常人遥不可及的地步,年纪轻轻就成为离山剑宗数一数二的弟子。

    离山剑宗一直守护着一处古地,这个地方在古时,是各方强者把一些危祸世间的大妖大魔杀死封印的地方。

    在后世各个大派都会每四年派俩名弟子前来守护,离山把这次重任交给了苏长青和他的师弟唐树。

    苏长青二人领命,已经去哪里守了三年多,马上就要四年期满。

    就在这时古地突然异动,有些大妖逃出的后代迷惑世人百姓,想去破坏封印。

    那些妖人很隐秘的蛊惑了成百千个百姓,拿他们祭天。

    祭天阵法开始,而且分了好几个地方,各仙派的长老出动,但还是有俩处地方来不及,仙盟派去解救的弟子时间也赶不上。

    离这俩处阵法最近的就是苏长青和各路仙家弟子守护的古地。

    苏长青得知后想去救他们,但是仙盟传来消息,古地的封印为重。

    为了大局,仙盟准备用远程雷法强行轰毁祭天阵法,那些百姓因此也得丧命。

    苏长青听闻坚决不同意,认为那些百姓还有救,留下师弟唐树守着古地,自己前去解救那些百姓,苏长青及时赶到,解开了阵法,把那些百姓救了出来。

    但是那些妖人后裔早有后手,见苏长青离开,牵扯住古地各方守护者,暗中集中力量攻打苏长青和苏树所在的暗崖。

    最后唐树身死,暗崖沦陷,封印被破开一丝。

    果不其然,古地里面瞬间冲出三只大妖。

    各个仙派长老及时赶到,最后强行压制下去俩个大妖,但是还是有一个大妖逃跑。

    最后苏长青被仙盟审判,被驱逐出离山,打入仙牢。

    又过了两年,陆明庭去看他,苏长青自己一个人坐在牢中,闭着眼睛久久不语。

    “后悔吗?”陆明庭在仙牢门外递给苏长青一碗水。

    “后悔。”苏长青干枯的嘴唇动了动,发出沙哑的声音。

    “知道当年不该救那些人了吗。”陆明庭站起身子看着苏长青。

    “我后悔我为什么不能再快点!要是我和你!和掌门一样!我就能再快点!我就能救下唐师弟!在暗崖坚持到那些长老回来!”苏长青激动的怒吼,双手死死扣着仙牢的大门。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是会救吗?”陆明庭又问。

    “说这些有什么用,都过去了。”苏长青吸了一口气,颓废的躺在地上,看着天牢的屋顶。

    又过了几日,苏长青被送到斩仙台,天空各路仙家高坐,大仙官严肃的端坐在前面,金光万丈,刺的苏长青眼都睁不开。

    威严的声音传来“苏长青,为了那些人,你觉得你值吗?”

    苏长青低着头,也不想抬起来,微微一笑“值!”

    “迂腐!斩!”一声令下。

    苏长青背后执刑仙官举起大刀猛然砍下。

    一道白光闪过,苏长青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我说小哥!小哥!你愣着干什么?”

    不知又过了多久,苏长青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慢慢的睁开眼睛一看,正是六十多年前的店小二,正扶着自己。

    “小哥?你怎么走神儿了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