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两人的目光对视,呼延心里刷过了无数的卧槽,面上确是一点都没有显出来。

    “你是在说?”

    她装作没有听懂的样子。

    “系统。”

    山本武又重复了一遍。

    “你是指器官机构,还是手机程序?”呼延蹙眉,装作有些感兴趣的问道,“我说的对吗?”

    山本武仔细的盯着呼延。

    呼延也回望,一脸认真。

    半晌,山本武笑开,率先移开了目光,迈开了步子:“可能是我听错了把。”

    呼延上前一步,走到他身旁:“唉?不对吗?那是什么啊?”

    山本武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恢复了往常的样子。

    “没有什么,群马同学,你家到了。”

    呼延回头,确实,已经走到家门口了。

    她转身微笑着和山本武摆摆手:“那我先回去啦,今天谢谢你了。”

    山本武不在意的摇摇头:“没什么。”

    “那,明天见。”呼延转身开门,等门开开后,山本武才缓缓的走开。

    门关上,呼延才吐出一口气,缓缓地靠在了门上。

    “你说,他是发现了什么吗?”

    系统并没有说话。

    心脏的跳动依然有些快,呼延将手放了上去。

    “越过越回去了,真是。”

    天然切开都是黑啊......

    漆黑的屋子里,传出一句喃语。

    第二天,呼延一如既往的度过了无聊的一天。

    山本武没有再提起过那个话题,系统也不知名的就这么消失在了呼延的脑海中。

    不知不觉,呼延竟也开始习惯了日本的学习生活。

    围观彭格列家族日常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至少在呼延看来,处于食物链底端的狱寺和纲吉是最值得同情的存在,山本武倚仗自己的粗线条,碧洋琪纯粹狩猎者的地位,而顶端的Reborn,一般都是被呼延抱在怀里老神在在的欣赏两人的惨状。

    “Reborn君好像从来都没有跟我提过加入彭格列的事情唉,是因为还不够信任我?还是觉得……我能力不够?”

    坐在废弃工厂的天台上,呼延叼着一根棒棒糖坐在边缘的栏杆上,百无聊赖的晃着腿,想着心思,一边仔细的观赏着并盛町这座小小的城镇。

    并盛町的建筑物普遍不高,这个三层楼左右高度的工厂天台足以看清周围的景象。

    并盛中学和工厂只隔了三个街道,从这里,呼延可以清楚的看到操场上练习的社员。

    冬日天黑的早,临近黄昏,教学楼里还是传来了合唱队优美的歌声,在这歌声里,运动社社员们喊着整齐的口号,一二一二的进行热身练习;不远处的一角,乐器社的成员有模有样的吹奏着手里的乐器;二楼灯光明亮,那是美术社的学生在绘画。

    真努力。

    她想。

    曾经在部队里服役的她也有很多次顶着夕阳独自一人在操场上来回跑圈。

    只不过,与认真训练的他们不同,她是因为不遵守纪律被罚罢了。

    搓了搓越发冰凉的手,呼延站起身正准备离开。

    “群马同学!”

    她顺着声音的方向朝下看。

    是刚结束练习的山本武。

    “要一起回家吗?”

    对于呼延出现在这种地方丝毫不好奇,山本武挥了挥手,声音中洋溢着朝气。

    对这种人最没办法的呼延撇撇嘴,点点头,意识到对方可能看不清楚,于是大声回道:“好的,你等我。”

    说完,借助工厂的建筑特色,几个助跳,成功的从天台安全的降落在了地面。

    一抬头,就见山本武眼里写满了敬意。

    “没有想到,群马同学这么厉害!”

    说完,又觉得自己说错了话,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呼延的头发。

    “你真厉害。”

    呼延忍住没甩开对方的手。

    经过这两个多月的练习和前世跑酷的经验,这点对她来说还不是多大的事情。

    但终究还是被对方的眼神盯得红了脸,她侧过身,径直朝外走去。

    “也不知道是谁,明明很厉害还装作一副傻白甜的样子。”

    她小声嘟囔,也不管身后跟上的男生有没有听见,自顾自的看着路旁的风景就是不看身侧。

    也因此,错过了男孩带着些宠溺的温柔微笑。

    沉默着走了一会儿,山本武突然像想起什么一般问道:“对了,群马同学去过群马县吗?”

    “??”

    意味不明的问话让呼延一愣,转念才想到了一个可能,嘴角抽了抽,还是回答了。

    “没有呢。”

    山本武笑笑,两人相对无语。

    走了一阵,还没到家。

    呼延尴尬的换了个话题:“你们棒球社要比赛了吧。”

    “嗯。”

    “加油。”

    山本武持着球棒做出了一个帅气的击球姿势。

    “我会努力和大家一起拿到优胜的。”

    男孩的话语中自信的气息太过浓烈,呼延不由自主的打量了一眼。

    他的衣服上还沾了些灰尘,鼻尖也有些湿润,两侧的头发被汗水黏结在了一起,说话时,热气形成了白色的雾气,在冬日里,居然让人有些移不开眼。

    “那你加油把。”

    她放低了声音,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直到第二天早上,看到了站在教学楼顶,一副生无可恋想要跳楼的山本武,呼延才把自己从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里分割出来。

    她木着脸,拍了拍一个围观同学的肩膀,问道:“你好,同学,你知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就是这家伙脑子……”

    即将脱口而出的话一顿,看清楚呼延的五官,男孩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变声期的嗓音有些刺耳,他放缓了声音,解释道。

    “这家伙,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又跑到楼顶去了。”

    “又?”

    她抬头看了眼天台上摇摇欲坠的身影,完全摸不着头脑。

    围观的人逐渐的变多,听说天台附近围满了人,大多是在劝说,那嘈杂的声音,呼延在楼下都能听见。

    总得有个由头吧!

    她想。明明两人昨晚分开的时候还没有任何问题的山本武,为什么一大早的就来这么一出?

    “对了,废柴纲那家伙在哪儿?”

    围观的人群里突然有人出声问道。

    纲吉?这事跟他有关?

    之前回答她问题的男生见女孩疑惑的眼神,说道:“去年因为手受伤,山本那家伙就要跳楼,最后,是沢田纲吉那小子把他劝下来的。”

    “唉?!”

    呼延一愣。

    这两人的故事,比她想的要多啊。

    她眨眨眼睛,复又抬头看向那个身影。

    太阳正处于楼顶正上方,山本的身影被强光笼罩,只是看了两三秒,呼延就不适的眯起了眼睛。

    说来也奇怪,就在她低头揉眼睛时,周围吵吵嚷嚷的人群突然安静了。

    “云雀……”

    “嘘,快散开!!”

    “委员长!!山本那家伙,希望可以活下来啊!!!”

    “赶紧走吧,别看了!”

    身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待她再睁开眼,人群已经散完了。

    所以,她闭上眼睛的这几秒发生了什么?

    一个熟悉的气压从身后慢慢靠近,汗毛竖起的同时,呼延的身体也不自觉开始警备。

    云雀恭弥。

    黑发的委员长目不斜视的从她身边经过,仿佛对方只是路边的一个不起眼的景物之一。

    “那是什么?”

    天台之上的山本武的存在被对方发现,草壁上前两步抬头看清后低声凑到云雀的耳边刚说了个名字,就见天台上的身影犹如铁块一般从上狠狠的坠落。

    呼延下意识冲着男孩下坠的方向冲了几步,只是有一个身影比她更快的到达了下方,几个跃步跳起接住山本之后微微一缓,又将男孩猛的超地面一摔。

    “砰——”的一声,山本面朝下的击落在地上,却又惊奇的没有对地面造成任何伤害。

    将人丢下,云雀面无表情的回了教学楼。

    原地的呼延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已经陷入昏迷的山本武抱了起来送去了医务室。

    医务室里的医生并不在。

    呼延也不奇怪。

    夏马尔这几天找碧洋琪找的格外勤快,此时想必正在一边吃着碧洋琪的“爱心料理”,一边心里不停的冒着黑水。

    被安置在病床上的山本武似乎已经恢复了意识,胸脯微微的起伏和平稳的呼吸说明了这一点。

    热血漫里的人物血皮都这么厚嘛?她托腮坐在一旁看着双眼紧闭的山本武诽谤道。

    看向一旁被风吹动的窗帘,呼延的眸色暗了下去。

    那一刻,不是她的视力出了问题,就是山本武在“跳”下楼的那一瞬间,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