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什么破瓶子!”

    南山子吹胡子瞪眼朝着雷逍遥吼一声,脸上顿时涨红了:“那是我养了二十多年的药蛇,眼看还有一个月就能开封,这下子全都完了!”

    一边说着,南山子伸手就朝着宫珏抓了过去,只是,还没有碰到,却被雷逍遥将手挡住。

    “完了你重新养一条不就得了?又不是活不了二十年,再说了,要怪就怪你提前把这两个小子弄出来,你怪谁去?”

    雷逍遥一边护着,朝着莫非寒和宫珏眨眨眼睛,两个小家伙往后面躲了躲,只是就在南山子抓不到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滚滚滚,滚蛋!你一来就没好事!”

    南山子被雷逍遥堵的说不出话来,脸上一白,伸手就会过来推,雷逍遥见南山子这架势,也不躲,直接迎了上去。

    两个小包子相互看一眼,眼珠子转了一圈,朝着后院跑去,一边跑一边捂着嘴笑。

    别人打架都是刀枪拳脚的,更别说是他们这样的高手了,原本应该是一场激烈的对决,可是谁知道,这两人一打架上来就是抓挠啃咬,一点内力不用,活脱脱就是两个泼妇掐架。

    “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我两个孙子,我就把你头发全都拔了!”

    雷逍遥拽着南山子的头发,一脸的警告,腿也没有闲着,直接别着,两人一时间谁都动不了!

    “我呸,要是没有我,那两个小兔崽子能长这么大吗!再说了,你孙子在赤焰,这是药谷山庄,哪里有你孙子!”

    南山子一手推着雷逍遥的脸,一手拽着他的衣领,瞪着眼睛喘气,两人的脸都快要挨在一起了,明明是打架,可怎么看,怎么都有种暧昧的感觉。

    两个小家伙很快又回来,只是手里多了两盘点心,瞧着两人还在互掐,相互看一眼,黑亮亮的眼珠子转一圈,伸手捂住了偷笑的嘴。

    拿着东西跑到凉亭里,二人将点心放在桌上,扒着凳子往上爬,别看圆滚滚的,爬起来却十分的灵活。

    “你说这次谁赢?”

    莫非寒伸手捻起一块点心放进嘴里,目光从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身上收回来,看向宫珏。

    宫珏一脸的认真,瞪着精亮的大眼睛又看一眼,似乎认真的思考片刻,才开口:“我觉得应该还是南山子师爷爷,你看现在现在雷师爷爷已经被锁住了。”

    “那可不一定,现在雷师爷爷想起来还是能起来的,更何况,这次他间隔了很长时间才来,一定是有所准备!”

    两个老的在下面掐,两个小的在凉亭里边看边吃边评价,这场景也是忍不住让人咋舌。

    “赌吗?”

    莫非寒将嘴里的点心咽下去,转过脸看向宫珏,唇角微微翘起,脸上带出一抹诡异。

    “赌什么?”

    宫珏转过身看向莫非寒,同样黑亮的眼睛里带出一抹玩味,饶有兴趣的看向莫非寒。

    “呃,不如赌我爹给你的冰刃?”

    提到冰刃的时候,莫非寒的眼睛都亮了,那冰刃可是他要了很久的,可自己老子竟然当成生日礼物送给宫珏了!

    “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宫珏看莫非寒那一脸算计的模样,瞬间醒过神来,心里暗自闷下一口气,差点上当!

    “那……就赌谁输了就去偷我爹的蛇皮鞭子!”

    莫非寒说着,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撺掇别人偷自己家的东西!

    “这个……”

    “你们刚才说什么?”

    磁性的男子声传进而人耳朵的时候,吓得两个小肉包子一个哆嗦,从凳子上滚了下来。

    “爹!”

    “姨,姨夫!”

    两人哆哆嗦嗦的站在莫亦痕跟前,抬头看莫亦痕一眼,赶紧又低下头来,嘴角上还站着点心的碎屑。

    “你们刚才说什么?”

    莫亦痕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个孩子,深邃的眸子之间带着一股让人心惊肉跳的紧张。

    “没,我们什么都没说!”

    莫非寒比宫珏反应稍微快那么一点,看莫亦痕沉着一张脸,紧忙解释:“我们看两位师爷爷打得开心,正在讨论要不要去给他们送点心!”

    听着自己儿子这番话,莫亦痕唇角抽了抽,正要说话,管家匆匆进来,面上一顿,迎着管家走了过去,不再理会里面正在撕挠的两个老头和两个不怀好意的小子!

    “太上皇的马车已经到了山脚,你们准备就这样见人吗?”

    皇位传给了太子,当年的皇上已经变成了太上皇!

    莫亦痕听着管家的话,转过身看向两个老头,脸上写满了无奈,原本仙风道骨的师父,一遇上这雷逍遥,就跟炸了毛一样,真是让人忍不住撇嘴。

    听到莫亦痕的话,雷逍遥和南山子脸上一僵,瞬间停下了动作,片刻反应过来一般,用力的甩手松开,只是相互瞪着眼睛,依旧互看不爽。

    “小悦悦!师父来看你了!”

    雷逍遥轻车熟路的往后院走,一边走一边喊,那一脸的得意让人忍不住打哆嗦。

    听着雷逍遥这声音,南山子瞬间黑了脸,也不管那两个熊孩子,跟着就朝后院追了出去。

    这日是两个孩子的生辰,沐惜悦和沐惜颜正在里面跟着端木芷学做花饼,冷不丁的听到雷逍遥的声音传过来,手里的饼一哆嗦掉在了地上。

    “莫子,将那两人扔出去!”

    端木芷也不抬头,直接跟莫子说,脸上神情一闪而过的阴沉之后,很快恢复了平常。

    几年的医治调养,端木芷体内的残留灵力已经全部被除尽,虽然没有了灵力,可不用忍受月月的尸骨之痛,也是让人开心的。

    “这……”

    莫子看向端木芷,脸上一阵为难,一个是赤焰的八王爷,一个是这药谷山庄的主人,她一个丫鬟敢动哪一个?

    更何况,这两人武功都在自己之上,别说打不过,这要扔出去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

    心里犯难,莫子转过脸看向沐惜悦,面上带着几分求救的意思。

    “姨母就不要为难莫子了,她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莫说能不能打得过他们,就算是他们躺下乖乖让扔也仍不出去啊!”

    沐惜悦重新拿了一块面饼,一边说着,将自己做好的样子递给端木芷看。

    端木芷拿过来看一眼,点点头,也不再让莫子去,脸上拎着,看着两人进来,拉着脸并没有打算理会他们。

    两人进屋刚要说话,却见端木芷瞪过来的眼睛,心里一颤,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咽了下去,谁都不敢多说,乖乖回去换衣服。

    终于收拾好了,太上皇的马车也到了山庄门口,众人重新穿戴整齐到了大门口去迎,脸上带着几分期盼,又带着几分严肃。

    不是期盼皇上,而是这次跟着过来的还有端妃她们,这么多年没有见过,还真是想的紧。

    “参见太上皇!参见太妃!”

    众人在看到太上皇的从马车里下来的时候,纷纷行礼,两个小家伙也有样学样的跟着磕了一个头。

    “这是家宴,不必多礼,快起来吧!”

    经过了这几年,太上皇将自己肩上的担子卸下来,倒是添了几分轻松,看人也是笑眯眯的。

    众人起身,沐惜悦抬头看到端妃的瞬间,眼眶瞬间红了,五年没有见,端妃还是那样年轻,只是两鬓似乎添了几根银丝。

    “芷姐姐!”

    端妃上前,一声喊出来的时候,再也憋不住流出了眼泪。

    端木芷也激动,两个老姐妹抱在一起落泪,惹得众人眼眶也湿湿的。

    “哎呀,母妃,这样高兴的日子,您怎么哭起来了,快看看惜悦姐姐和惜颜姐姐的儿子,真可爱!”

    七公主最先发现在人群中的两个孩子,说话的同时,就伸手朝着两个小家伙的脸捏了过去。

    两个孩子事先被打了预防针,虽然被捏了脸不爽,却也没有吱声,直跟着七公主往人中间走去。

    “哎呦,这就是莫非寒和宫珏?”

    端妃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看着两个虎头虎脑的娃娃,脸上也不由得带出一抹欢喜。

    “拜见姨姥姥娘娘,您真是个大美人!”

    在众人的谈话中,莫非寒已经分出了众人的身份,知道端妃是这里说了算的,赶紧上来拍马屁。

    “哎呦,听听这小嘴甜得,真是让人喜欢!”

    端妃蹲下身来,看着两个两个小家伙,忽然想到什么,转过身朝着太上皇伸出手:“给我!”

    太上皇一愣,有些无奈的叹一口气,从旁边的公公手里接过准备的礼物。

    “这是一对冰湖里出产的水玉,戴在身上可以保持凉爽,对伤口也有极快的愈合作用,来,你们一人一只!”

    药谷山庄虽然环境优美,可是常年处于夏季,平日里也都稍显炎热。

    两个小包子原本只是对刀枪匕首感兴趣,看着端妃拿出那水玉只觉得是好看的石头,如今这东西一戴在身上,瞬间一股清凉传来,甚是惊喜。

    “谢谢姨姥姥娘娘!”

    两人齐声回答,在端妃面前这般乖巧,两对父母甚是欣慰,倒是让旁边的雷逍遥和南山子有些醋意了。

    正说话,后面又来了一辆马车,众人怔愣之余,六皇子掀开车帘出来,随即转身伸手将一身妇人装束的司徒慕雪扶了下来。

    这五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以前的太子已经做了皇上,而这皇后,正是宋元纯,同年六皇子和司徒慕雪也成了亲,如今看起来似乎也都和圆满。

    沐惜悦往前迎了过去,还没有走到,看到宋元泽也跟着下了马车,眼神闪烁,似乎有泪水在打转。

    “哎呀,小包子!”

    司徒慕雪看到两个小孩子的时候,喜欢的不得了,伸手就过来摸,揉着两人的脸蛋,即便不是包子,如今也快给她揉成包子脸了。

    “这么多年没有见,你却先看到了这两个,我儿子都快给你捏哭了!”

    沐惜悦声音之中带着几分嗔怪,可是脸上带着笑,走过去拉过司徒慕雪的手:“要是喜欢,你自己生去!”

    “我就喜欢你生的!”

    司徒慕雪丢给沐惜悦一个白眼,说话的同时又要伸手捏莫非寒的脸,却不想小家伙一个闪身逃开,瞬间没了踪影。

    “别呀,我们又不是不能生!”六皇子听司徒慕雪的话紧忙拦住,这女人生在军侯世家,对生孩子也有几分抵触,这可是让他头大。

    六皇子的话,引得众人一阵大笑,司徒慕雪原本转过脸朝着六皇子瞪一眼,可是听着众人笑,瞬间红了脸。

    说话之间,莫亦痕不经意的朝着外面看去,看到那熟悉的马车时,面上一怔,神情不由得变了变。

    似乎意识到莫亦痕表情的变化,沐惜悦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面上同样一怔,她认得,那是平阳王府的马车。

    莫子将众人往里带,如今门口只剩下沐惜悦一家三口,正对着那辆马车,就这样安静的站着。

    “我收到了你们的信,就过来了。”

    平阳王从马车上下来,目光在沐惜悦和莫亦痕身上流连,眼眶泛红,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参见父王!”

    莫亦痕单膝向前,朝着平阳王跪了下来,沐惜悦伸手拉过莫非寒,跟着跪在了边上。

    “快起来!”

    平阳王伸手抹了一把眼睛,脸上带出一抹笑,莫亦痕这一声父王,这些年就什么都值了!

    “看着你们都好,我也就放心了!”

    平阳王的声音之中带着几分沧桑和无奈,说话间,低头看到站在一边的莫非寒,脸上一顿,朝着他伸出手去。

    “娘……”

    莫非寒看着平阳王脸上的表情,不由得王沐惜悦身后挪了挪,来的几个人都是满脸挂着笑的,这位爷爷却是一脸凝重的表情,让人不想靠近。

    “寒儿,这是祖父!快行礼!”

    沐惜悦伸手将莫非寒从身后拉了出来,面上神情微微闪动,看着平阳王僵住的表情,心里也不由得带出几分复杂。

    “寒儿拜见祖父!”

    莫非寒倒也听话,往前两步,朝着平阳王认认真真的磕了一个头,抬头看着他抽搐的嘴角,下意识的伸出小肉手去擦他眼角的泪水。

    “父王,这是寒儿,莫非寒,您的那个莫!”

    沐惜悦见平阳王一直愣愣地看着莫非寒,心里也是一阵酸楚。

    莫亦痕心里不痛快,他可以离开,可太妃是平阳王的亲娘,他不能走,即便心里难受,也不能丢下自己的亲娘!

    “哎,好!快起来!今日寒儿寿宴,祖父带了一把家传的九玄勾,给你留着作纪念吧!”

    说话之间,平阳王取出锦盒递到了莫非寒的手里,脸上挂着笑,可是唇角却在忍不住的颤动。

    “谢谢祖父!”

    莫非寒伸手接过来,这样灵巧精致的玩意儿,可是他的最爱!

    平阳王笑着的摸摸莫非寒的头,这一刻,他是满足的,莫亦痕认他这个父亲,小家伙认他这个祖父,是不是亲生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对了,还有这个,是太妃准备给寒儿的礼物。”

    平阳王收回目光,一边说着,朝着莫亦痕和沐惜悦看过去,见她们似乎并没有明显的拉下脸,不由得叹一口气,将一个金镶边的锦盒拿了出来。

    “这是一块龙骨,对小孩子有庇护的用处。”

    平阳王将锦盒里的一个坠子取出来,虽说是给莫非寒的,可是目光却看着莫亦痕和沐惜悦。

    莫非寒见平阳王看莫亦痕和沐惜悦,也顺着她的眼光看,平阳王手里的东西,不敢接。

    “儿子,你喜欢这个东西吗?”

    一边说着,莫亦痕看向莫非寒,声音平静,不喜不怒。

    莫非寒眨巴着眼睛在三个大人脸上流连,虽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可是却知道,祖父希望自己接过来这个东西。

    “喜欢!爹,我能要吗?”

    莫非寒仰起头看,脆生生的声音响在平阳王耳中,是那么好听,激动地险些掉下眼泪来。

    “喜欢就拿着吧!”

    莫亦痕唇角微微勾起来,看莫非寒接过来,伸手帮他戴在了脖子上。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父王,宴会快开始了,我们进去吧!”

    莫亦痕站起身来,伸手扶着平阳王往里走,沐惜悦拉着莫非寒跟在后面。

    晨曦之中,阳光将四个人的后背照亮,幸福,或许就是这样简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